《觀世音菩薩靈感事跡選》觀音救拔颶風難之感應 文/李富貴述 樂建吾寫

2
點擊 1054
發表於 2013-12-24 21:05:40

《觀世音菩薩靈感事跡選》觀音救拔颶風難之感應 文/李富貴述 樂建吾寫

我是在一家公司遠洋船上擔任大副的職務,這艘船叫亨達輪。在兩年前離開臺灣而遠行世界各大港口。

  當本年八月二十日,我們的船航行到紐約臨史旁的一個碼頭裏裝貨,已經裝滿了四千噸肥料,準備次日啟航運往另外一個港口。就在當日晚上,一個強大無比的颶風,正對著這個港口吹來,大約八點到十點半左右,海水猛漲了二十公尺。這時船上的鋼纜也被吹斷了,船就像跳搖滾樂一樣地載浮載沉,隨著浪頭忽高忽低、忽左忽右地在港裏亂撞起來。只聽得風聲怒吼,天色一片昏暗。這一條碼頭有三艘船,二艘是軍用運輸船,我們的船開入港裏,被指定了這個不利位置,是夾在兩艘軍船的中間。好像那兩艘軍船的鋼纜也被吹斷了,隨風漂舞著,不停地撞擊著我們的貨輪。

風力越刮越強,船身嘁喳作響,浪濤聲又似千軍萬馬呼嘯而來,真令人有魂飛魄散之感。船上的人們都異常緊張不知所措,船長下個緊急命令,令全體總動員,並穿上救生衣待命。此刻船身略有傾斜,艙下抽水機聲軋軋不停,天空上颶風夾雜著被吹破的碎片,不時掠過,呼嘯而去,有時一些碎片。打在甲板上,甲板上變成了垃圾堆,破碎的東西,泥砂與水的混合物,但這些誰也無暇再去理睬。

我只好安慰船員們不要緊張。船在碼頭遊沒有什麼危險。天曉得,其實像這樣猛烈的颶風,一萬多噸的輪船也恐難逃噩運,但我不得不給大家打下一劑鎮靜劑呀!

這時我勇猛不停地默念觀音聖號,心中也不斷地祈求菩薩冥中加被,保佑全船船員的平安。夜深了,不敢闔眼,心中仍朗念聖號。午夜一點鐘左右,感覺到船身猛然搖盪了一下,緊接著是劇烈的震動,三艘船均被風吹浪推,送到岸上來,可想而知,風力大到如何程度了。不知怎的,我們的船反而吹到最裏面,另二艘船反而吹到外面,這樣子可以擋住一下迎頭風啦!真是菩薩庇佑。

  直到第二天清晨水退後,方知船被風刮到一個罐頭工廠裏面,這個罐頭工廠已面目全非,煞是悽慘,房舍及機器設備均被颳走不知去向,這種風較臺灣的颱風更為厲害,豈止千百倍哩!我們的船頭尾已被撞毀,中間也有損壞,所喜全船人員,無人受傷,只是受了災變時的驚嚇而已。但在我們外面替我們擋迎頭風的軍船,損壞比我們慘多了。

  次日,碼頭上佈滿了軍警,維持劫後餘殃的秩序,一切交通完全斷絕,州政府召來大批工人搶修,三天以後才恢復正常。這次颶風的襲擊,單就這碼頭地區,就死亡人數達一千多名,房屋店舖也均破碎支離,何況颶風吹襲的廣大災區,真是不敢想像。

  事後我想,如果船不被推上岸來,恐怕早在港灣裏翻筋斗,那豈不慘透啦。這都是仰仗觀世音菩薩的威神之力,冥冥護佑的,才挽救了全船的生命。經云:「假使黑風吹其船舫,飄墮羅剎鬼國,其中若有乃至一人,稱觀世音菩薩名者,是諸人等,皆得解脫羅剎之難。」大概我是應了「其中若有乃至一人,稱觀世音菩薩名者……」

我記得以前看方倫老居士寫「今願室文存」,也是方老居士一人稱念菩薩名號,軍艦屢逃劫運,其中一段寫著:「七七蘆溝橋事變發生,我年四十一,在楚同軍艦上,任輪機長,擔任長江下游防務,轉戰蘇皖鄂三省,日日遭到日機的搜索轟炸。每當敵機投彈時,我便念『南無觀世音菩薩』。結果一年之間,全軍五六十艘大小軍艦,幾乎被炸得精光,只剩三五艘尚能行動。但是楚同軍艦卻人物平安,毫無傷損。全艦沒有一人劃破了一塊皮,流過一滴血,也沒有發現過像筆桿大小的炸彈洞,這不能不算是奇蹟。……」

由上文所看,方倫居士,當時也應了「其中若有乃至一人,稱觀世音菩薩名者,是諸人等。皆得解脫羅剎之難。」這段經文所示的這個感應當然也是不可思議。我想佛教徒應在公共場所及舟、車、機上,隨時念菩薩聖號,以是因緣,大家必可蒙受其利。

  筆者補充:本文中如此大的颶風。甚為少聞,經查證有關報導。證實絕非虛言。一九七○年五月份臺灣版中文讀者文摘第四十頁「颶風浩劫親歷記」一文,正是描述那次颶風的實況,文中謂本次颶風「可美兒」為西半球紀錄中最大風暴,……把三艘貨輪從港灣吹上岸。

最近修改時間 : 2019-11-12 13:4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