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高僧大德的故事》- 智顗(天台祖師)

3
點擊 368
發表於 2019-03-20 13:56:21

《歷代高僧大德的故事》- 智顗(天台祖師)

轉貼自:www.lianhua33.com

智顗(天台祖師)

智顗,俗姓陳,原籍穎川(今河南許昌),東晉時遷居到荊州華容(湖北監利縣西北)。 智顗的父親曾是梁朝的重臣。

傳說,智顗的母親懷孕的時候,常在夢中看到五彩的祥雲,就像飄浮的白雲一樣在她的懷中縈繞。 每次想要把那祥雲驅散時,就聽到天上有神人對她說:

“這是前世的因緣,是大福德將要到來的徵兆,不可驅走。”

後來,智顗的母親又夢見把白鼠吞到肚子裡。 夫婦二人對此感到奇怪,找人去占卜,卜者說,這是白龍入腹的兆頭,請不要驚慌。 二人這才放下心來。

智顗出生的那天晚上,屋內光亮如白日。 舉家歡慶智顗的誕生。 家人想殺豬宰羊,燉肉給眾賓客,以示慶賀。 但肉一下鍋,火就滅了,點了幾次,都是那樣。 人們感到很詫異。 就在這時,有兩個相貌奇特的僧人推門而入,對智顗的父親說:“恭喜恭喜,你家裡出了高僧,阿彌陀佛!”

說完,這兩個人就不見了。

此後,智顗的父母發現智雙目重仁。 在古代神話中曾有舜重仁的傳說,這被認為是聖人之像。 智的父母對智顗愛如掌上明珠。

智顗開始讀書,就喜歡看佛經,日常的言行總要依照佛經的要求。 而且他每天晚上都要打坐修持。 常想著要出家學道。

梁元帝蕭繹被人殺了,智顗的父親丟官罷職,家道衰落。 智者由此感受到人生的無常,出家的念頭更加堅定。

不久,智顗的父母相繼去世。 辦完父母的喪事,智顗投奔湘州果願寺法諸法師門下出家。 那年智者18歲。

離開法諸,智顗又向慧曠學法。 慧曠是當時著名的僧人,精通律學和各種大乘佛典。 20歲時,智顗隨慧曠受了具足戒。 不久,他又到湖南衡州大賢山,潛心學習《法華經》。

經過幾年的學習,智顗已精通了幾部重要的佛典。 但智顗想,佛理的本源是叫人明心見性,可現在每天探討些辭章義理,思想常常被這東西所困撓,怎能得到佛法的至道呢? 看來只讀經不行,還要學習修定之法。

此時,禪定功夫深厚的慧思正在光州大蘇山弘法傳教。 智顗聽到這個消息後,就趕到大蘇山向慧思學法。

南北朝時期,因國家的分裂而形成了南北社會不同的風氣和文化。 南北兩地的佛教,也有著自己的特點。 南方佛教承東晉以來玄學化的傳統、偏重義理;北方佛教,由於受當時北方民族粗獷少文的影響,比較注重禪定。

慧思曾從慧文禪師學法,成為一名禪定和義理並重的大德。 後來,慧思為糅和南北佛教,率領從徒南下,在光州的大蘇山暫時住下來傳教。

智顗一來,慧思就激動起來:

“你不就是過去和我一同在靈鷲山,聽釋迦佛演說法華經的那個人麼?你我的緣份是前世所定的。”

智顗此時心中感動萬分:

“弟子確實曾和法師一起,在靈鷲山中聽佛說法。難怪今日一見法師,弟子就覺得心曠神怡,精神振奮呢?”

自此,智顗在慧思的指導下潛心修煉。

幾年之後,智顗功夫大長。 修定時,他只覺得心中清靜平和,安適自在,進入到一種奇妙的境界中。

這期間,慧思常讓代他講法。 智顗講法滔滔不絕,辨析佛理,闡微掘幽,受到眾僧的佩服。

一日,慧思把智顗叫去,對他說:

“我欲到衡嶽隱居修持。你的學業已成,可以去弘法了。但唯有定力不足,要努力修持。你與陳國有緣,可以先到金陵去,定能成就弘法大業。”

在陳廢帝光大元年,智顗來到陳的都城金陵,那年他三十歲。

智顗到金陵後,隨即就開席講法。 智顗把自己從慧思那裡學到的禪定之法向眾人傳播,受到修道之人的普遍歡迎。 金陵的高僧大德,紛紛拋棄先前所學,率弟子前來聽智顗講法。 一時間,禪學大盛。 其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江南僧人空談理,不講修持,使佛教的發展受到了阻礙。 智顗的禪定之法,給江南的佛教帶來了新的東西。

也有些保守頑固的僧人,他們有的對禪定之法不屑一顧,有的則為自己的地位受到危脅而感到惱火。

一天,智顗正在講法,忽然有人來報說,慧榮來訪。 慧榮是金陵城中的有名的僧人,精通佛理,善於辯論,人送外號“義虎”。 眾人所說“義虎”來訪,知道他是來辯論的,都為智顗擔心。

慧榮進來後,與智顗施禮畢,坐下問道:

“聽說,法師道法超眾,連朝中的大臣都對您畢恭畢敬,奉若神靈,我現在想見識見識。”

智顗對他只是淡然一笑,平淡地說:

“我才疏學淺,本沒有什麼才能。只是為弘揚佛法,普渡眾生盡一份微薄之力罷了。”

慧榮得意地晃動著手中的扇子,正要開口發問,不料扇子卻失手扔出,慧榮俯身去拾,惹得眾生哄聲大笑:

“過去的義虎,今天怎麼變成了伏鹿?慌亂如此,還有什麼可說的。”

慧榮拾起扇子,面帶愧色,灰溜溜地走了。

過了一段時間後,智顗想離開京城,到一個清淨的地方修行。 他對眾弟子說:

“京城雜亂,對修持不利。我在瓦宮寺傳禪定,第一年有四十人學禪,得法者有二十人;第二年一百人,得法者仍是二十人;第三年有二百人,得法者卻只有十人。近來學法的人更多,得道的人卻更少。看來,如此下去,與弘法不利,他決定離開京城,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弘法修煉。”

智顗曾做過一個夢。 夢中,他看到有岩崖萬重,白雲繚繞,紅日掛在一邊,滄海無邊,浪濤翻滾。 在山上,一個僧人向他招手。 智顗把夢中所見的地方描述給弟子們,弟子們說那是會稽山中的天台山,是聖賢們曾住過的地方。

智顗想起此事後,決定帶領弟子上天台山。 此事傳出後,金陵的眾人,都紛紛前來挽留,甚至連皇帝也傳挽留。 但智顗決心已定,沒有再留下。

智顗沒到天台山時。 僧人定光住在那裡。 一天他告訴山中的人們說:

“有大善知識將要來到天台。我們應該種豆做醬,砍葦編席,來迎接他。”

智顗到天台山後,和定光相見,互相行完禮。 定光說:

“大善知識還記得我兩年以前在山上以手相招嗎?”

智顗感到非常驚異,知道了與他在夢相會的原來是定光。 此刻,眾人聽到山谷中有鐘聲響起,定光說:

“鐘聲是表示你們與這座山有緣,可以在此居住。等到國家太平,四方統一時,一定會有貴人為禪師建立寺廟的,到那時就會堂屋滿山了。

眾人當時並沒有相信他的話。

一天晚上,智顗獨自到山頂上去坐禪。 正入禪定時,忽然狂風驟起,吹折樹木,震雷翻滾。 又有一群魔鬼圍上來,紛紛向他噴火。 智顗定心守靜,不一會兒,這種景象就消失了。 接著,智顗又感到身心煩痛,好像在被火焚燒。 又見他死去的父母,枕在他的膝上,訴說哀苦。 智頓下死心守定,即刻進入朗月如水,清靜平和的妙境中。 這時,從西方天空中有神人降下,對他的修行大為稱道。

智顗住天台山後,四方道俗蜂湧而至。 智顗於是大開講席,一邊講經,一邊傳授眾人禪定之法。

天台山所處的安樂縣縣令袁子雄,崇信佛法。 一次,他正在和眾人一起聽智顗講經,一會兒,他就看到有三道階梯,從天而降,幾十個天竺僧人,威嚴無比,每僧手中拿著香爐,繞著法師,轉了三圈。 又相繼上前,禮拜法師。

袁子雄當時發願,為智顗改造講堂。 隨即從府庫中撥款,組織民工上山,把智顗的講經堂改造一新。

此時,智顗的聲名大振。 陳後主幾次三番派遣使者,到山中去請智顗到金陵弘法,但都被智顗謝絕了。 最後,陳後主又讓與智顗過去來往密切的永陽王陳伯智去勸說,智顗這才同意前往。

智顗入京後,被安排在靈耀寺。 接著,陳後主請智顗到太極殿,讓他坐上用白羊駕著的華車,一童子在前引路,眾官員在殿外迎接,把智迎入東堂。

陳後主以國師的禮節來對待智顗,請智顗升座,為他和眾大臣開講《大智度論》。 當時,管理全國僧人事務的僧正、慧暅、僧都、慧曠等京中大德都在講席。 他們不斷地向智顗提問,智顗應答自如。

智顗講完,陳後主從座上立起來,躬身施禮,群臣也紛紛向智顗表示祝賀。 一時間,智顗榮耀無比。

不久,隋文帝帶兵攻入金陵,陳國滅亡,智顗逃出金陵,到了廬山,想在那裡靜心修煉。

隋文帝崇信佛法,滅陳後,他傳旨各地,召集大德到長安弘法。 文帝也向智顗發出了邀請。 智顗並沒有前去。

當時,隋煬帝楊廣受封晉王,任揚州總管。 他多次致書智顗,讓他到揚州去弘法,智顗還是推辭。 楊廣再請時,智顗為他推薦了幾個大德高僧,自己仍然不去。 楊廣又致信智顗:

“弟子承先輩積有善德,所以能生在皇家。我不甘於在世俗的崎嶇小路上行走,而想在大乘佛法的海洋中遨遊。我堅信佛法,很想能夠得到您英明的教導。禪師佛法淵博,持戒嚴謹,禪定高起,因而遠近聞名,為眾弟子所讚賞,弟子因此讓人去請您,想在開皇十一年(公元519年) 十一月二十三日,在總管金城殿設立千僧會,以便於開度眾人,使他們信奉佛法。我在此盼望著禪師的到來。”

接到這封信後,智顗向楊廣定約四條。 一、勿對佛法有過高的期望;二、所有俗人的禮法規矩,智顗可以有所不守;三、來去自由;四、想回山就回山。 楊廣一一答應,智顗於是動身到揚州去。

智顗到揚州後,主持了楊廣為他舉行的千僧法會。 在法會上,楊廣贈給智顗一個稱號“智者”。 智顗為楊廣授了戒,給他起了個法名“總持”。

第二年智顗回到了他的家鄉荊州一帶,並在當陽建起了玉泉寺。

智顗回到家鄉後,正趕上當地大旱。 莊稼眼看就要乾死,土地也裂開了口子。 智顗發誓要為家鄉消除災害。 智顗登上山頂,靜坐入定。 一會兒,天空中陰雲密布,接著大雨滂沱,直下到溝平壑滿。

荊州總管王積,聽說智顗回來,就前去拜見。 當時,智顗正高坐在法座上,神情嚴肅,不怒自威。 王積一看,就感到渾身戰抖,汗雨下。 王積後來對人說:

“我久經沙場,勇震三軍,不論遇到什麼危險,都不會懼怕。不知怎麼看到智顗大師,會令人如此恐怖。大師真是個神人。”

隋文帝開皇十七年(公元597年),智顗回到揚州。 這年春天,智顗帶領弟子們,回到了闊別已久的天台山。

天台山上,景色依舊,只是過去住過的寺院,已顯得破舊不堪,牆上佈滿了塵網,院子中長滿了荒草。 智顗為此頗有感慨,人生無常,世事易變的感受更加深刻。 這點感受,使他更增添了弘法傳法的緊迫感。

智顗一面整寺院,一面進行著創立天台宗的工作。 當時,隋朝已統一了天下,南北佛教融合有了政治上的保障。 智顗通過對不同學派進行研究,以法華經的教義為基礎,進行著立宗的活動。

智顗第一次到天台時,見海邊的老百姓以捕漁為業,便勸說當地的漁民,放棄殺生,改作耕種。 在這次重建寺宇將成之時,就見祥雲罩在上空,黃雀一起飛來,鳴叫不止。 眾僧出外觀看,智顗對眾人說:

“這都是百姓放棄殺生後,得救的魚化為黃雀,前來謝恩。”

過後的幾天,智顗在山頂上獨自靜坐。 一次,他看到大風忽起,吹壞了山頭的寶塔,又看見他的師父慧思,乘風而來,要送他到有緣的地方去。 智顗又想起自己小時候,常夢見死在天台山。 智顗知道自己將不久於人世了。

不久,智顗就得了病。 冬天,楊廣又派人進山請智顗。 同時帶來了厚禮。 智顗決定前去。

臨走前,智顗畫了張寺院的圖樣,讓弟子們選好地址,依照這個圖樣建寺。 弟子們見圖樣所畫的寺院,殿堂高聳,房屋上百,雄偉壯麗。 心中疑惑,問智顗:

“這樣的寺院,我們無力建成吧?”

智顗說:“這事自有王家承擔。”

智顗抱病上路,走到西門石城時,病重而不能行。 在病榻上,智顗寫信給楊廣說:

“因大王召請,我自知已不久於人世,為表我心,我不顧重病而來。到此,我命將休,心意已到,我就不再走了。”

智者讓弟子將他的衣缽道具,一部分敬奉彌勒佛前,一部分上交寺院。 然後,大師坐在佛像前,停止服藥,口誦阿彌陀佛與觀世音菩薩的名號。

隋開皇十七年十一月廿四日,智顗坐化。

第二年,晉王楊廣在天台山南麓建寺。 楊廣即位後,賜寺為“國清寺”,意為“寺立國清。”

智顗死後,遺體被送回天台。 後人在天台山佛壟建塔,其中有智顗的六角形肉身塔。 此塔今日仍在天台山真覺寺中。

智顗創立的天台宗,是中國佛教史上第一個正式的佛教派別,其影響長達千年,並且超越了國界,流傳到日本。

最近修改時間 : 2019-07-20 21: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