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高僧大德的故事》- 志寬(一代佛日)

1
點擊 92
發表於 2019-03-20 14:10:08

《歷代高僧大德的故事》- 志寬(一代佛日)

轉貼自:www.lianhua33.com

志寬(一代佛日)

救助眾生,自度度人,這是志寬的一貫所為。

志寬曾到長安遊學。 在誦經修持的閒暇,志寬到集市上去買布,志寬走到一個布攤前,向布攤的主人說明自己要買布。 布攤的主人說:“我的布今天剛賣完,你可以把錢放下,我明天把布給你帶來。不過,你要是不放心,就到別的布攤去看看。”志寬沒說什麼,就把錢留下了。

志寬回到寺中,把此事告訴了眾僧,眾僧聽罷,哄然大笑,他們紛紛說志寬是個傻子,肯定被賣布的騙了。 志寬卻神情嚴肅,義正辭嚴地對他們說:

“自己不失信於人,別人也不會失信於你的,出家人要與人為善,怎麼能以惡意來推測別人呢?”

第二天,志寬果然在那個地方拿到了布,並對賣布人講了眾僧嘲笑之事,又說:

“寧可餓死,也絕對不可失信。你是俗人,尚且能守信用,那些出家之人卻對別人不信任。”

志寬生來就願意給人治病。 無論遠近,當他得知有別人治不了的病人時,就親自用車把病人拉到自己的房中治療。 有人得的是腹癱病,有膿弄不出來,志寬就用嘴把膿吸出來。 那些得瘥病的人,志寬往往多次為他吸膿。

志寬的這種慈悲之心,彷彿是感動了天神,天神對他進行保護,向他現出瑞相。

志寬常讀維摩經和戒律之書。 他住的房子每天晚上都有響動。 志寬有一次曾悄悄地向外看,就看到幾個金身神人正在繞房而走,像衛士那樣保護著他。

又一天晚上,中間房子前重閣生有敲打東西的聲音,一同遊學的寶通聽到後,驚慌不安。 就這樣,敲打之聲整夜未停。 到第二天早晨一看,才發現房梁即將折斷。 志寬讓人用柱子把房梁支起來,這才免去了一場厄運。

志寬每次給人治病之後,半夜的時候,他的屋子就會明亮起來,和白天一樣。

隋煬帝要弘揚佛法,志寬因為德行高深而被召入京。 後來,因為做齋事時出現凶兆,志寬和其餘的僧人被扣押下獄,等待判罪。 有人來給志寬送衣物,志寬從不自己獨用,而是把這些東西分給別人。 志寬在獄中仍舊修持,毫無憂愁,像往常一樣。

官府把志寬和眾僧做為徒隸送到天路,在天路,他們常常給官府運土。 志寬從一開始的時候,就把土滿滿地裝在車上,然後獨自一人推車送土。 汗水濕透了衣服,志寬的手上打起了血泡。 可志寬一點也不叫苦,只是拼命地幹著,一同運土的僧人對志寬說:

“這裡沒人檢查,你可以少推一點,休息一下。”

這是報應,一定是我們前世做過什麼壞事,現在好乘此贖罪,我們怎麼能騙自己呢? 違心行事,是會讓人不安的。 ”志寬認真地說。

不久,志寬和眾僧被流放西蜀。 走到陝州時,遠遠地有一群人迎面走來。 他們有的挎著籃子,有的拿著衣服,有的手裡牽著驢,……眾人走到志寬跟前,忽然全都跪倒,淚流滿面,哽咽:

“法師您受苦了,我們來送您!”

志寬神色安詳,把眾人一一扶起。 眾人把所帶的東西送給他,志寬自己只留一頭驢來馱經書,其餘的分給了其他人。

走到潼關,一同被流放的高僧寶暹腳破了,不能走路,坐在路邊痛哭。 志寬自己擔著驢馱的經書,把驢讓寶暹騎,從潼關到西蜀,志寬擔著經書爬山過澗。 到西蜀時,志寬已累得爬不起來,但經書一部未丟,志寬沒有說一個苦字。

眾僧到達西蜀時,當地虎暴成災,老虎常常臥在路上,人們無法行走。 有時老虎們在虎王的帶領下,成群結隊地走進村莊,人畜受其傷害的無數。 遂州都督張遜,聽說大慈大悲的高僧志寬到蜀,他親自前去迎接,請求志寬為民除害。 志寬讓州縣人們在虎常走的路上設齋,志寬在齋為虎設八戒。 當天晚上,虎災消失了,老虎也不知跑到哪裡去了。 當時人們非常感謝志寬,像供奉神靈那樣對待他。

貞觀(唐太宗年號)初,志寬返回老家蒲晉,道俗為他的到來進行了隆重的慶賀。 此時,州中遇大旱,人們多次求雨都沒有結果,眾人一同請志寬為他們求雨。 志寬為求雨作了道場,並發誓,如果不下雨,他就不到屋中。 志寬在院子中盤腿打坐,祈禱神靈降下大雨。 第一天過去,志寬的臉在炎熱的陽光下變黑了,志寬沒有吃一口飯,喝一滴水,只是靜靜地坐著,等待著大雨的到來。 第二天中午時,志寬已被曬得頭暈眼花,嘴上起了泡,眼睛紅腫。 眾人勸志寬休息一下,志寬拒絕了,到下午時,從東南方吹來了風,接著烏雲密布。 到第三天時,大雨滂沱。

志寬因為百姓除虎害,求瑞雨,被人稱為“一代佛日”。

沙門神素品行與志寬相似,與志寬成了好朋友,神素在棲嚴寺死去,志寬那時不在此寺。 在神素死的時候,神素忽然來到志寬的住處,兩人見面,非常高興,像平時一樣暢談不止。 等到第二天晚上有人來報喪,志寬才知神素和他暢談時已經死了。 志寬致書寺中說:

“人生等同幻境,生命全依附於形體這個泡影上,所以意想不到事就會時有發生,神素法師風度清美,道行深厚,所學遍及佛典,而且能夠闡發佛理的幽微之處。法師修持已成,一定升到了西天淨土。我的命相淺薄,不知將來歸於何處。像我這樣的人,本該離去,可現在罪重福輕的我仍守此報身。法師臨走之時,並未忘記老友。昨天,即二月二十五日的晚上,法師降臨到我的住所,和我相聚,我們同臥一床,通宵暢談,到早晨他才與我告別。他待我感情之真摯,和以往一樣。在他將要離去時,有諸多的感應,我就不一一記述。”

志寬是在這一年的五月十六日死於仁壽寺。 志寬在將要離去時,側躺在床上,頭枕著右臂。 志寬告訴門人說:

“生命之路並不長遠,你們就等著吧,但如果你們能自觀其身如幻影一樣,就不會再愛惜它。我要死了,你們只要用兩根橡子和一領席,把我的屍體裹上,埋在不起眼的地方。不要像世人那樣,做出亂哄哄不益於來世之事。

說完,志寬就絕氣了。

蒲虞各州的道俗,聽說志寬去世,紛紛前來弔唁,哭聲震動山川,在志寬要下葬的曠野,方圓七里擠滿了送葬的人。

最近修改時間 : 2019-11-13 05: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