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高僧大德的故事》- 義湘(無中生有)

0
點擊 30
發表於 2019-03-26 14:45:09

《歷代高僧大德的故事》- 義湘(無中生有)

轉貼自:www.lianhua33.com

義湘(無中生有)

唐高宗時,新羅國雞林府(今韓國慶州)有個和尚叫做義湘。這人本來姓樸,是城裡有名的風流人物,天生一副好模樣,唱歌跳舞,彈琴下棋,樣樣精通,年紀輕輕便做得一手花團錦簇的文章。偶然有一天,他發覺廟裡的佛菩薩像個個安詳端坐,潔淨無比,不由羡慕起來,便把頭髮剃了,學著念佛。

沒過多久,義湘就把寺裡的數百卷經文讀得滾瓜爛熟,再無書可讀,十分惆悵。同屋的元曉法師也是個讀萬卷書的人物。他拍拍義湘的肩膀,說:

“老弟,這裡的書翻來覆去,無非陳芝麻爛穀子。我早已倒了胃口。”

“我也是心中無數。都說戒、定、慧是成佛的門徑,可是讀得口角生瘡,坐到屁股發麻,每天去照鏡子,總看不見臉上有半絲佛那樣的笑容。也不知經書是假是真。”義湘狠狠地敲著木魚。

“哎,我聽從中國回來的人說,大唐的玄奘法師從印度運了許多經文,正在慈恩寺裡日夜翻譯,沒准菩薩們也跟著搬家呢。不如咱倆去走一趟,聽說長安城的教派比酒鋪還多呐。 ”

“那我們得挑個能成佛的正宗,回家教人也踏實些。”義湘笑得眼都眯了。

兩個和尚成了同志,開始籌畫飄洋過海的事業。

到了上船那天,兩人換了套新衣裳,穿著新鞋子,似乎已經提前脫胎換骨。還沒走近海邊,天色暗下來了,電閃雷鳴之後,大雨傾盆而下。

“該死的,我就這一身好衣裳了!”

“瞧,路邊不是有個小窟?哈,吉人自有天相。”

兩個人貓著腰,一溜煙鑽進小土窟裡。任由外面風雨交加,義湘和元曉伸拳舒腿,睡了一覺。

第二天早上,義湘醒來,覺得手搭在什麼涼冰冰的東西上,一看,驚得跳起起。一個白森森的骷髏!黑洞洞的眼窩正怪模怪樣地盯著他。

他們才發現自己躺在一個不知多少年的古墓裡,噁心得就抬腿往外走。

可是雨還沒停 , 路上泥濘有半尺深,實在寸步難行。看來今晚還得給骷髏破愁解悶。

墓穴裡靜悄悄的,黴味從鼻孔鑽進去,涼意從腳跟升上來。到了下半夜,兩個和尚把知道的故事都講完了,只好睜著眼望著黑暗。

“噓,你看見一隻通紅的燈籠沒有?”

“沒有。不過我聽到外頭隱隱約約有個女人在哭,好慘。哎喲!”

“怎麼啦?”

“有只小手在推我。你聽見沒有?一個小孩的聲音,說我們把他壓痛了。”

兩個和尚嚇得急忙念誦,蹲著到了天亮。

元曉一出來,便提出要分行李。

“你不想成佛啦?”義湘問。

元曉一臉大徹大悟,說:

“義湘,還有必要渡海嗎?前天晚上,咱們以為在土窟裡躲雨,睡了一場好覺;昨天夜裡,咱們知道是睡在墓穴裡,一晚的鬼影幢幢。什麼原因?還不是咱們起了分別心,疑心一動就引起種種子虛烏有的形象,否則,土窟和墳墓根本沒有分別!可見世間的東西全是心造的幻相,佛法也是憑空捏造的。除了我的悟心,都是假的。義湘,我不去中國了。”

“老兄,依你所說,我也是個水泡?你肯給我打一拳麼?”

“老弟,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說心外無法。”元曉急得雙手亂搖。

“覺悟哪裡有這麼簡單快捷,不執著是成不了佛的。總之,我是要渡海的!”

義湘于唐高宗總章二年(西元669年)來到山東文登。

當地有一家信佛的財主,看義湘長得英俊瀟灑,便留他多住些日子。

一天下午,義湘照例在廂房裡靜參,心下極為空明,越來越像一塊琉璃瓦,滑溜溜的,連水痕都留不下。忽然有一縷香氣透入,琉璃瓦漸漸出現裂縫。義湘睜眼一瞥,面前站著一個花一樣的女孩,圓潤得像觀音的淨瓶,正笑口吟吟地瞧著他,兩條蛾眉含情脈脈。

“哎,和尚,你看……”

琉璃瓦“叭”地碎了。

“女施主,我的心是塊又冷又硬的石頭……”這是幻相 ,這是幻相 !義湘手忙腳亂想收攏琉璃瓦的碎片。

“哎,和尚,我叫善妙……”

你叫善妙的妖精!義湘不住暗暗地叫苦:該死的心哪,你怎麼造出這樣駭人的幻相啊。

忽然,女孩跪在地上,換了一種莊嚴的聲音。

“願生生世世跟從和尚,學習大乘,成就正果。弟子必盡心盡力為師父供給種種方便。”

義湘只覺身體猛然空虛了一塊,需要趕緊填補。便出門直奔長安終南山,智儼法師正在宣講《華嚴經》呢。

終南山確是個好地方,義湘像塊海綿一樣孜孜學習,跟一班同學日日爭辯,不久,智儼便覺得這新羅瓶子已經裝滿真理,吩咐他回國傳授《華嚴經》,開導執迷不誤的人。

義湘回到文登,謝過財主的幫助,便偷偷派人找船。

善妙知道他要回國傳法,預先替他籌集一批袈裟、旗幡,裝了好幾箱子,運到海邊。但義湘的船已經開遠了,善妙指著東海說:

“義湘與我有緣,今生今世別指望跑掉!”

她舉起箱子,奮力扔到海裡。馬上刮起一股大風,箱子像根羽毛,一下子被吹送到船邊,突的跳上大船。

善妙接著又指天發誓:“義湘既然不願意看見小女子的形相,我願變成巨龍,護衛他到新羅國。”說完跳進波濤之中。一會,果然有一條大龍沖天而起!大龍搖頭擺尾,遊到義湘的船邊。義湘輕輕地摸著它,心裡想著善妙那嬌美的面龐,十分感動。

義湘回到新羅,記起中國的和尚修行總喜歡花木蔥籠、山清水秀的地方,便四處尋找可以蓋廟授徒之處。

終於找得一個滿意的山谷,但又已經被人占了,權宗有部的一個法師收了上千名和尚,在那裡講得天花亂墜。義湘微笑道:

“說有的人總是拘泥形相,連佛的門檻還沒摸著。可惜了這塊靈秀地皮。待我戲弄他們一回。”

善妙變的龍知道義湘念頭,於是抖擻精神,在天空中變成一塊巨石,方圓有一里,停在和尚們聽講的庭院上面,搖搖晃晃,好像隨時都將墜落。

“不得了啦,這實實在在的東西可會把咱們都砸沒了!”

和尚們驚得滿地亂跑,只恨爹媽少生兩條腿來。

義湘哈哈大笑,對僧徒們說:

“大家莫慌,大家可見過水波會傷害水?萬事萬物都有真如,真如一致,所以萬事萬物不會互相妨害。如果大家體驗到自己的本性,那麼巨石可以看作虛無之物。”

和尚們戰戰兢兢地抬頭看,義湘趕緊讓善妙隱身。巨石不見了,和尚們頓時拜倒在地。

義湘毫不費力便收了一幫信徒。國王聽說國中出了這麼位有智慧的人物,十分敬重,便把田莊和奴僕送給他。義湘心想:《涅槃經》說財產是污穢東西,皇帝是不知還有別的好東西,只顧送些田莊奴僕,貴賤平等的道理如何能領會?罷了,我還是雲遊去吧。

義湘帶著一瓶水、一個飯缽,行蹤飄忽。所以弟子們一見到他,就趕緊掏出筆來,彷彿害怕他的話一出口就隨風而散。義湘到底號稱“海東華嚴初祖”,不經意地會拋撒一些珠子般的妙理。

最近修改時間 : 2019-09-16 06:5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