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高僧大德的故事》- 真表(懺悔歷程)

1
點擊 30
發表於 2019-03-26 14:46:51

《歷代高僧大德的故事》- 真表(懺悔歷程)

轉貼自:www.lianhua33.com

真表(懺悔歷程)

真表是百濟國(今屬韓國)人。

據說,他原本住在金山,世代以打獵為生。真表身手敏捷,奔跑如飛,攀山越嶺如履平地。山林裡沒有一種動物比他勇猛,也沒有一種動物比他機警,而且,他的箭術是出了名的百步穿楊。

那他又怎樣去做了和尚呢?

開元年間的一個春天,真表又準備進山打獵。路過一片水田,聽見蛙鳴陣陣,彷彿極為哀痛。上前一看,水溝裡躺著一串被柳條綁著的青蛙。

莫非是我去年忘記拿回去的那些青蛙?是了,他記起那天本來想熬一盆清甜的青蛙湯,但後來因為追一隻野鹿,從山北的路回家了。

真表看著那些奄奄一息的小生靈,也覺得自己被人捆起來扔在水溝裡,喝了一年的清水,餓了便嚼些綠苔。太悲慘了!我只為一時口腹,便讓你們受這種苦難。真表一邊歎息,一邊割斷柳條,輕輕地把青蛙放走。

割斷柳條的當兒,以前的生活也被割斷了,真表的欲望慢慢成了一堆灰燼。

我罪惡深重,只有出家懺悔才能減輕。真表不由自主地把手掌湊近臉,好濃的血腥味啊,我要出家!我要出家!

不能回去稟告父母,老婆會哭哭啼啼,要是兒子抱著膝蓋,我又不能跳出苦海了。

真表把獵刀弓箭一扔,跌跌撞撞逃進了深山。

他把頭髮一把把揪下,撲在地上,不停地叩頭,請彌勒菩薩給我授戒吧!救救我這個罪人吧!真表不吃不喝,沒日沒夜地發誓。

到了第七天早晨,真表迷迷糊糊看見一個渾身發光的人拿著錫杖,錫杖點到自己身上,這些天叩頭叩破的皮肉立刻恢復平滑。原來是地藏菩薩。

“如來佛知道你有悔過之心,很是歡喜。但你以前做孽不輕,受戒之前,你還得繼續懺悔,能否徹底脫離苦海,全看你的定力了。”

菩薩一閃就不見了。真表喜不自勝,比先前更加用力地叩頭。

第二個七天剛滿,真表面前騰地冒起一團黑霧,霧中現出一個惡鬼,臉有磨盤一般大,兩隻眼睛伸出鮮紅的舌頭,二話不說,抓起真表就扔下懸崖。

“報應啊,報應啊!”真表在空中掙手掙腳,痛苦地呼喊。

“哎喲!”真表落到地上,身上連皮都沒破一條縫。是菩薩考驗我呢。他高興得又往上爬,回到石壇上。

第二天醒來,他發現身前密密麻麻全是血肉模糊的野獸,嗡嗡地嚷著:“還我命來!”一邊就要撲上來。真表正要躲避,野獸們“呼”一聲變得無影無蹤。真表擦擦腦門的冷汗,繼續叩頭。

那惡鬼日日前來,做出種種能嚇死人的鬼臉。弄得真表頭皮發麻,雙目緊閉,又過了七日。

這天終於來了。

吉祥鳥在枝頭吱吱喳喳:“菩薩來了。”

真表直起身子,只見石壇四周白雲繚繞,山峰被遮住了,山谷被填滿了,望上去是一片銀色的平原。

天上叮叮噹當的,花瓣紛紛飄落,佛菩薩們珠光寶氣,香噴噴的,慢悠悠地走著。

如來佛走過來,摸著真表的頭說:

“很好嘛,很好嘛。大丈夫如此意志堅定,一心求戒,一而再,再而三,實在是太難得啦。”

如來佛轉過身,向香噴噴的菩薩們感慨不已:

“現在的人總想抄條近路成佛成仙,也不怕走岔了走到地獄裡頭,唉!”

如來佛讓侍從取出一套袈裟,一個瓦缽,親手遞給真表。

“我已給你授戒。念你有精誠的表現,就賜名真表吧。”

真表只覺得渾身四萬八千個毛孔都舒張開,幸福嘩嘩地流出來。

如來佛又從身上掏出兩樣東西,又白又光滑,像籤子模樣,但又不是象牙玉石。一枚籤子上刻著“九者”,另一枚刻著“八者”。他遞給真表說:

“如果人們想求得寬恕,必須先懺悔過失。我是懶得給骯髒的人洗澡的。”

又拿出一大把小籤子,讓真表接著。

“每一簽都寫著人世間的一種煩惱,共一百零八簽,你仔細看好。有些罪人醒悟,想得到寬大,要根據罪過大小,懺悔九十天、四十天或二十一天不等。期限滿了,你就將九、八兩枚籤子混在一百零八支小籤子裡,在佛像前拋到空中。籤子落到地上,你就可以知道罪行得到寬恕沒有。如果一百單八支小簽飛落四周,只有八、九兩枚直直插在中心,這就是得了上上等戒;如果小籤子雖然也落在四邊,只有一兩根碰到九、八簽,你看清楚是什麼煩惱簽,再讓人懺悔這種煩惱。然後再把悔過的煩惱簽跟九、八簽拋一回,小簽拋出中心,便是得了中戒;如果小籤子把九、八簽埋得看不見,那就是罪行太深,不能授戒。即使再懺悔九十日,也至多得個下等戒。”

如來佛又強調說:“記住,‘八者簽'表示新近造的罪,‘九者簽'表示與生俱來的罪。真表,你的擔子不輕啊。”

真表連連低頭合什。

如來佛大概也講累了,吩咐排班回府。一時雲消霧散,山川又露出來了。

真表低頭看看身上嶄新的袈裟,捧著個瓦缽,很像樣嘛。於是大步下山,飛禽走獸浩浩蕩蕩在前面引路。

正走著,又聽見天空中有一個聲音說:“菩薩到了,各家各戶,還不出來迎接?”真表即時跪下,過了一會,沒見動靜,站起來東張西望,並無菩薩呀?難道我成了菩薩?他想不明白。

村裡湧出一群百姓,對著真表紛紛跪拜。有人把頭髮鋪在泥上,有人把衣服脫了蓋在路上。用毛毯、被子把路墊得平平軟軟,讓真表踩過。大家都想沾點菩薩的福氣。真表也很善解人意,認認真真地一路踩過去。

有個女子鋪了半幅白絹布在路上,真表急急收住腳,想繞過去。

“哎,菩薩,佛說眾生平等,難道你重男輕女,嫌貧愛富?”那女子憤憤不平。

“女施主,貧僧絕非此意。我是看到這布上有一個蝨子,顧慮傷生,壞了道行。”

真表小心翼翼把蝨子放到一邊,才在那布上踩了一個黑腳印,那女子歡喜不盡。

後來,不知哪裡來的兩隻老虎,一左一右跟著真表。真表便對老虎說:

我不願意到城裡去,你們帶我到一個可以靜修的地方。”

老虎點點頭。走了三十多里地,便蹲在一個山坡下。真表便找了些草,做個蒲團,在樹下坐得直直的。

很快就有人聞風而來,捐錢捐物,蓋起一座金山寺。

世間煩惱的人很多,想脫離煩惱的人就更多了。真表只好天天在寺裡拋籤子。

“ 我只管告訴大家懺悔成功沒有,能不能成功,全在乎各位的去除雜念專心誠懇。”真表倒是盼望大家早早得救。

虔誠的人們除了懺悔,什麼都不做了。田裡的荒草很快就長起來了,只是不知它長得像煩惱一樣多呢,還是長得跟歡樂一樣多?

最近修改時間 : 2019-09-16 07: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