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殊大士靈應錄》八十一、大通佛現-笻溪禪師

0
點擊 35
發表於 2019-05-26 14:26:15

《文殊大士靈應錄》八十一、大通佛現-笻溪禪師

李博永居士語譯-大乘精舍印經會 印行

八十一、大通佛現-笻溪禪師

  清朝行森禪師,號笻溪,又號慈翁,他是博羅人,俗家姓黎。生來器宇不凡,神采煥發。長大以後,有一天感到身子不適,在就寢的時候,忽然聽到鼓號交鳴的聲音,頓時覺悟到一個人的根器、淵源好壞,還是要靠自己修持,不從他有,乃決志出家了。

  於是他就依禮在雪嶠信法師門下入了空門,信法師圓寂以後,又參拜御賜「大覺普濟能仁國師」封號的玉琳琇法師為師。以求洞明自己的心性獲得悟道的法要。

  因資質穎異,學已有成。琇國師就派他分座說法接引四方的眾生,讓有緣者都能參承法要,盡快得到解脫。一時被人看作是大鵬劈海,可見他氣魄的偉大。又有人稱他為森鐵棒。他度化眾生,到了龍溪一帶,當地不論僧俗,都傾慕敬仰他紛紛向他請益。

  清朝順治十五年戍戊,世祖章皇帝召喚玉琳琇國師入京。

   「啟禀聖上!還有一人,禪學不凡,聖上何妨召他一併前來,予以法席,以宏教化呢?」

  「國師指的是誰啊?」

  「森鐵棒森禪師啊!」

  森禪師遂以此機緣進入了宮中。已亥年,玉琳國師回到本山,可是森禪師卻被留在京師裡。世祖章皇帝,十分優渥地款待他。不僅隆重以禮相待,好幾次想降旨頒封他德號。可是他不敢受封,上了一本本的奏,作有力的謝辭,理由是玉琳國師是師父,他是弟子,沒有理由師父弟子享有平等的御賜的封號,這樣是對乃師的大不敬。世祖是個明禮人,既然他如此表示,也只好照他的意思了。

  不久以後,他朝拜五台山。晚上就住宿在顯通寺。

  他在寺前遇到一位老太婆,這老太婆樣子很奇怪,手裡提了個竹籃,口中嚼著石子。看上去好像是仙人又像是神人,令人莫測高深。和她說話都能深明禪宗的旨意。她稱呼森禪師:「大通佛啊!大通佛!」

  從五台山回來以後,他要求回到龍溪的地方。世祖準了他的請求,並將他所住的那所寺賜名為“圓照寺”,皇帝親自書題寺名,實在是件極光榮的事情。

  森禪師奉持戒律非常精純,領導寺眾也很嚴謹而有條理,作風平時素雅,頗有百丈禪師之風。雖然在禪的方面和人辯談顯得機巧迅利,然而實實在在是以正法眼藏來接引初機的,並非為了炫耀自己的辯才。

  由於他的種種表現太不平凡了,因此受到太祖章皇帝特別的禮遇,看作是知己。

  當他回返故里時,就像日邊雲影,不離大空,隨意地孤獨飛騰的樣子。又像那斷崖和荒涼的瀑布流水,哪裡有絲毫牽掛的?所以真正是無為的一個學道人模樣。他的修行就像他的知解那樣,世間的道理無不是第一意的真理,隨處都可安處,隨時都可開示。在禪悟方面,可以比美玉琳國師,也堪作千古僧人的模範。

  康熙十六年,他遊化到華嚴的時候說:「這裡充滿了天然奇石的修行之地,有山有水,甚至水上也可以放上幾隻江帆,這一幅清照美麗的書圖,乃是我終老的地方啊!」

  於是他自己預先寫好大去之期,親筆寫妥了封龕的偈語,然後示寂了。世壽六十四歲,僧臘三十有六,因為他是在明萬曆的四十二年誕生的。

  到了大清雍正十一年,被清朝雍正皇帝追封為:「明道正覺禪師」。並且作讚頌道:「一人首出,八表昇平,代有龍象,僧中之英。十虛融攝,正眼洞明。日月光華,水綠山青。雍正十一年五月十五日御筆。」

最近修改時間 : 2019-08-21 23: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