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殊大士靈應錄》九十、文殊化身-(1)戒闍黎

2
點擊 293
發表於 2019-05-26 14:49:47

《文殊大士靈應錄》九十、文殊化身-(1)戒闍黎

李博永居士語譯-大乘精舍印經會 印行

九十、文殊化身-戒闍黎

  淳熙二年乙未春,法師和弟子晉明、道全前往五台山。回到潼川,有渡口名叫化生。彼岸有一五郎祠廟,據說廟神甚靈。知道法師會經過那兒,這神就變化成一頭老虎站立在岸上。法師當然知道它實在是神的變化身,便用手指逼虎至祠旁,斥責說:「你是一郎至五郎,妄興禍福宰牛羊。老僧為說無生法,免至冤家累世償。」於是神像傾倒了下來,這祠堂自己著火燃燒成為灰燼。鄉人都感到十分的驚異。

  淳熙三年,法師到了洛陽。那時有一李光弼富翁信妖巫,沉溺在邪魔的迷執當中,法師憐憫他的愚蠢,就到他家端正的坐好,入慈濟三昧,眾魔非常驚怕,各現出原形來,禀告說:「我們無有智慧,作惡造非,但乞您多多開導。」

  法師對他們說:「眾魔妖精,性本妙明,從今以後,勿害生靈。」

  於是乎眾魔銷聲匿跡,李光弼家遂得平安無事。他拜謝說:「承蒙法師哀憫我,救助我一家,這樣恩德如何報答才好呢?」

  法師說:「我以慈悲,濟一切眾生苦難,這是我的本分,又何須說謝呢?」

  光弼因此傾心事佛。

  四年丁酉法師回到杭州天竺。有位叫什的修行者勤修止觀,和法師同里,相處得很融洽。什行者對法師說:「我歸兜率,和您一齊前往,可以嗎?」

  法師說:「好的。」

  遂一同行到紹興的地方。住到旅社。旅社東家王伯恭哭得非常傷心,法師上前問是何故?回答說:「這是先父週年祭亡日。」

  法師問:「你知道故令尊的去處不?」

  伯恭回答:「不知道。願和尚慈悲,指示先家父生往何處?」

  法師回顧什行者:「如何?」

  什行者應聲說:「救一切有情,現在正是適當的時候。」

  於是法師將伯恭家養的一頭狗喚到跟前說:「你身體雖然不一樣,但本性卻昭然,明白得很。」

  這頭狗一聽法師這麼說,不禁落淚作人語,對伯恭說:「我是你父,因前生罪業所以受這個報身。」

  伯恭說:「你到底犯什麼樣罪,才作狗呢?」

  這狗回答:「我平生不信佛法,誣壞害人,不行布施不用說,見到他人布施,還用話阻止他,因這樣的因緣,以至獲這樣的報應。但願你念在往日父子情分,哀告二師為我說法,也好讓我能夠度脫這狗形。」

  伯恭聽了這樣說,難過得頓足大哭,求法師救度。

  於是法師為它說法:「心轉境隨,業花敷茂,心空境寂,業花自謝。罪無定罪,業非真業,心邪則業風自生,心正則業風自止,一切都靠你自心,並不是他力所可授予。」

  於是這狗伏在地上道謝。到晚上不吃東西而死。伯恭至此要求法師准他出家,收留為徒。法師說:「好的。你是與佛有緣的佛子!」

  就為之披剃。賜法名道稠。

  五年,戍戊秋,法師前往故居,辦一些喪事。有一次在門前眺望的時候,忽然在田野一端有牛群奔了過來,都集中一起跪在法師前面。法師心中有數,但故意問:「你們這群畜生,跪在我跟前想作些什麼?」

  這一群牛說:「唯仰菩薩,慈悲救拔哪!」

  法師問:「你們作了些什麼罪,現在要我來救度?」

  牛說:「自己作了不算還教唆別人作,業境歷歷分明,若布施仰仗菩薩慈悲的救濟,恐怕救沒辦法能解脫。」

  法師再問:「你們能明白宿業因緣嗎?」

其中一牛就直率禀告說:「距現在四十年,也就是宋高宗建炎年,那時歲收不豐,人民生活困苦,我那時是強盜李立靖,率手下搶奪民財。我的手下即現在這群牛。就是因這樣的罪業,墮為牛身。但是我本有的良知仍存,如今良心發現,請法師垂憐救度我們。」

  這時法師入於慈濟三昧。群牛圍繞於四周。法師對牛說示:「為善上升,為惡下墮。心差萬境縱橫,心正一道灑然。蹈雲霞而飲甘露。非他能授;臥煙焰而啖膿血,皆自所為。你們欲免披毛戴角,必施勇猛精進,了達心空,都無所住,即得解脫。一如佛經上說:譬如種子別,生果各殊異,業力差別故,種種相不同。」

  群牛聞法師法音,感悟業塵,叩頭致謝,各自回到牛欄裡去。不過一晚上全都死了,至今那地方名為牛囤界。

  六年己亥五月,法師行到小街頭。有一屠人金炳綁住一頭羊,正拿刀要剝羊皮,羊咩咩的作哀鳴不停。法師對羊說:「你兩腳不修,才至今天遭這活剝的罪啊!」

  金炳愣住了,叉了手站著,這時羊就停止了哀鳴。法師接著說:「人成羊,羊成人,直是轉瞬間的事罷了。《楞伽經》上說:『一切眾生,從無始來,在生死中,輪迴不息。哪個不曾作父母兄弟男女眷屬乃至朋友。說不定你親愛的人,侍侯你的人受鳥獸的身形,怎麼能取它們來食呢?然而佛懷有慈悲心,因而不忍殺生,但說:你們從無知入於幽暗,身體受到這樣的報果,吃他八兩,還他半斤。如果從現在起,懂得返妄歸真,從冥入明,脫這軀殼,應當要皈依三寶為要。』」

  金炳屠夫聽了大受感動,向師合十禮拜,誓願放下屠刀,棄妻出家。

  法師說:「好的。」就為之披剃受戒,賜法名可化。

  以後可化往天台山,路上遇到一班強盜,搜身奪去所有的盤纏,而且痛毆他。

  「真是冤家聚首,好苦啊!」可化說。

  「可不是,說得對!我們是冤家。」

  強盜一邊說,一邊把他綁在樹上,準備要活剝他。可是強盜首領卻說:「他是出家人,算了,算了!」

  於是被放。可化返回寺將經過告訴法師。法師對他說:「如果你沒有老僧救,一定要還他八兩的。」

  這時可化恍然大悟。

  七年庚子春月,任太守平夫,對夫人說:「聽說兜率寺僧戒阇黎,能食豬頭三個,酒五斗。我想準備這些素食邀請他們來食用,試試他們是不是有這個膽子,有這樣的食量?」

  夫人笑著應允了。於是延請法師來到。彼此沒有什麼談話,先進餐食,不久酒與食物一空。太守心中暗笑著。可是夫人卻看到有不少神鬼來到,環繞保護著法師。法師只不過將酒食擲到左右邊,眾鬼接過去吃了下去。太守聽夫人直告實情,心中大大的吃驚。

  八年辛丑,法師與什行者一同遊江心寺,聽說龍王廟神相當的靈應,神常常現形,一旦現龍身形,風浪四起,連帆船的桿都摧折,所以舟船的人都覺得可怕和災難。

  什行者就對住持了公說:「往昔文殊大士南遊,至福城東,說經開示時,大海中有無量百千億龍,來到道場,聽大士說法以後,深厭龍趣,正求佛道。都捨棄龍身,生人天中。現在這龍橫行,難道說就沒有人降伏他不曾?」

  了公說:「現在有戒公和尚在,你不妨試著與和尚商量看看。」

  法師答應了,就來到龍王廟,然後大聲責備說:「往昔我曾為你說微妙法,讓你的族類都捨棄龍身,生人天中。然而你卻心中滿懷嗔恚心,再墮苦趣。不過,我現在告訴你,假如你能不忘夙願,皈依三寶,擁護伽藍,仍然能夠脫離這苦趣的。」

  當法師說完之後。於是廟裡所奉祀的龍王像自己就倒下來破碎了。

  十年癸卯秋,鄰人許孟賢喪母,延請法師追薦。法師笑著說:「老僧近日嗜食母雞,聽說你家裡面有,是嗎?」

  孟賢恭敬回答:「等佛事完畢以後,我自當奉獻給法師。」

  法師坐在道場,入慈濟三昧,照見六道一切眾生的情形。

  那時母雞忽然飛躍了鄰牆,鄰人就把它宰掉煮烹食了。當時,許母託夢給孟賢說:「我因為宿業,以至墮為異類,現在蒙菩薩度脫,可以往生了。你要替母好好叩謝戒師,不要忘了!」

  孟賢就將所夢見的實情坦白的禀告。法師對他說:「你現在相信了嗎?種善得善果,作惡自招殃。」

  孟賢聽了自己反省,就一意修淨土法門。等到示化那天,異香滿室。家人忽然看到有菩薩的幡蓋來迎接他。

  同年冬天十月,王宅陳夫人,到寺裡來求子嗣,對法師說:「老身希望獲孫子,所以特地來懇求,願大師慈悲,為設方便吧!」

  法師回答:「老僧知道夫人的媳婦沒有抱子的福分。不過我有三方,你拿去給你媳婦試服的話,應該是可以得子的。」繼說方為:「平等心丸一粒,其味平和。無諸我慢,亦無高下。利人丹一貼,其性能利益人一切的困難。解毒丸一味,其性能解一切惡毒,用和氣湯送下。」

  夫人回到家把法師的話告訴媳婦,要她照服。沒有多久,果然產下了佳兒。

  十一年甲辰四月,法師乘船到昌國禮普陀山觀世音菩薩。到眾山界地方,忽然暴風,船幾乎要傾覆。同船一百餘人怕得沒有人色。但法師對他們說:「你們別害怕!再過幾個小時,風自然會止息的。」

  眾人但見法師趺坐蒲團,用手作訣,望空一擲。果然風平浪靜,最後船安穩的到達了普陀的岸上。四眾都表示感謝。

  十二年乙巳春,天災流行,傳染瘟疫。里巷大眾都感到十分的憂愁痛苦,不知如何是好?法師就在門外設五個大小缸,裡面貯滿了神水,叫瘟疫病人飲用。告訴他們:「這裡面的咒水神妙,能夠治好一切病。」

  鄉人聽了,遠近雲集。果然大家一沾法味,什麼病都消失了。

  十五年戊申,法師對可化、道稠二人說:「我回憶在兒時,告訴母親要辦上好齋食要供養七位客人。那七位客人就是我所遇到的慧光那幾個人。慧光就是日光菩薩。天升波羅多,就是大醫菩薩。清源和尚就是目連尊者。大璋和尚就是月光菩薩。仁勇和尚,就是常精進菩薩。支提即是佛眼菩薩,薩多波那,就是大力菩薩。這些大菩薩,都具有慈悲心,憫念眾生,墮邪見坑,所以才來示現於娑婆。你們今後當摧破人我山,竭止愛欲海。要廣明心地,修一切妙道,行大精進,是無上法。還要度一切有情,行菩薩行,救一切苦難,才是無上道。」

最近修改時間 : 2021-01-15 20:5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