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殊菩薩顯聖..你在蒙古利益眾生的任務已經圓滿。請速回五台山

2
點擊 58
發表於 2019-07-01 18:36:33

文殊菩薩顯聖..你在蒙古利益眾生的任務已經圓滿。請速回五台山

.

有個人名叫洛卓,他對文殊師利菩薩有極大的虔敬心。有一天夜晚,他在書上望到一段令他驚喜的文字,文中提到文殊師利菩薩曾經三度誓願,對於任何造訪五台山的人,他​​都會親現其身。

對洛卓而言,這是最美妙、最動人的發現了。他興奮異常,好不容易熬過了無法闔眼的一夜,連早飯都沒吃,就跑去上師家裡,請求上師的允許與加持,讓他前往五台山。起初洛卓的上師極​​力勸說他,這樣一趟充滿了危險及困難的旅​​途,完全沒有必要;但洛卓堅持要去。他一再地懇請上師讓他成行,上師終於放棄努力,同意了他。

在那個年代,旅行是相當艱難的。但是洛卓不畏懼任何可能遭遇的危險,打包了幾個月份量的食物和藥品,放到驢子背上,跟上師、家人與朋友道別後,便踏上了橫越西藏高原的旅途。

一路上崎嶇難行。洛卓渡過了好幾條湍急險峻的河流,走過了好幾個炙熱乾燥、只有毒蛇和野獸相伴的荒漠。經過幾個月的旅程,洛卓終於安全抵達了五台山。他隨即開始尋找文殊師利。他一再地到處尋覓,但是卻連一個稍微貌似文殊師利菩薩的人都找不到。一天夜裡,他倚著寺廟前冰冷的鐵製台階上休息,很快地就睡著了。

後來他回想起來,依稀記得走進了一家很熱鬧的酒館,有許多當地人在裡面喝酒喧鬧、談天說笑。由於天色已晚,洛卓也累了,於是他想要個房間住。但是坐在走廊盡頭,小桌子後面肥胖的老闆娘告訴他,客棧已經住滿了,除非他願意睡在廊邊的角落。他滿懷感激地接受了,安頓下來,從行囊裡拿出一本書來念,準備入睡。

過了一會兒,一群喧鬧的少年從酒吧衝進走廊,開始捉弄這位胖老闆娘。洛卓想辦法不去注意他們,但為首的少年卻看見了他。他大搖大擺地走過來,端詳著洛卓。

「你來這兒幹什麼?」他問道。

洛卓不知如何回答,情急之下,天真地把文殊師利菩薩的誓願說了出來。這位少年聽完,大笑不已。

「你們這些西藏人怎麼都這麼迷信!為什麼呢?」他大叫:「你還真的相信從書本裡讀到的東西!我在這裡住了一輩子,從來也沒聽過任何一個叫做文殊師利的人!」少年難以置信地搖搖頭,轉身走回那群夥伴,一邊回頭說:「冬天快到了,你最好趕快回家,免得凍死在這裡!」

於是這群人搖搖晃晃地又回到酒吧喝酒去了,老闆娘跟洛卓互相使了個眼色,鬆了一口氣。

過了幾天,洛卓再度上山尋覓,還是無功而返,在路上又見到這位少年。

「你還沒走啊!」他叫道。

「好吧!我放棄了!」洛卓答道,露出一絲蒼白的微笑。 「你是對的,我太迷信了!」

「你終於受夠了吧!是不是?」少年得意地叫道:「終於肯回家了吧?」

「我想我就去蒙古朝聖,」洛卓說,「反正就順道回家,也不會讓這次的旅途是完全浪費時間。」

洛卓看起來很傷心,他說這些話的時候,雙肩無力地向下垂。這位少年的心被洛卓的模樣軟化了。

「我跟你說,」他變得不像先前那麼氣勢凌人了。 「你的盤纏不多了,食物也所剩無幾,你需要有人幫忙才行。這樣好了,我有個朋友在蒙古,我寫封信給他,你把信送去,我相信他一定會想辦法幫助你的。」

第二天,洛卓再度把他所有的東西打包到那頭老驢子的背上,他心灰氣餒地看了這文殊之山最後一眼,絕望中期望著文殊師利終能現身與他告別,可是甚麼也沒有。在他面前匆忙來去的人群裡,除了那位帶來信件的少年之外,甚麼也沒出現。洛卓向他道謝,把信塞在犛牛皮大衣裡,就往蒙古去了。

走了幾個月後,洛卓來到了少年所說的地方。他把信函拿在手上,逢人就打聽收信人住在哪裡。不知怎麼回事,問到的人看了都大笑,讓洛卓非常困惑。最後洛卓遇到一位老太婆,她忍住不笑,問洛卓她是否可以打開信函,讀讀內容。洛卓把信交給她,自己卻不去看信。她仔細地讀過之後,問道:「這封信是誰寫的?」

洛卓就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她。老太婆搖搖頭嘆口氣說:「這些年輕小伙子!總是欺負像你這樣無助的朝聖者!不過我倒是知道有隻畜牲,它就叫做這信上收件者的名字。如果你真的要把信送到,去村子邊的垃圾堆上,就可以找到這隻豬。它很胖,你絕對不會找不到的。」

雖然洛卓聽了一頭霧水,但是他想,既然已經來到這裡,就去瞧瞧那隻豬吧!不久,他找到了一個如山一般高的垃圾堆,頂上坐著一隻長滿毛的大肥豬。洛卓打開信函,很尷尬地把它拿到那隻豬細小而明亮的眼睛前面;讓他驚訝地是,那隻豬竟然似乎真的讀起信來!豬念完了信,開始無法控制地哭泣起來,然後倒下來,死了。洛卓突然生起強烈的好奇心,想知道是什麼內容會對這畜牲有這麼大的影響力?於是他終於讀了這封信。信上寫著:

法聖菩薩:

你在蒙古利益眾生的任務已經圓滿。請速回五台山。

文殊師利親筆

,

洛卓既驚又喜,他重拾信心,以最快的速度奔回五台山,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這次我再見到文殊師利,我一定要緊緊抓住他,不讓他離開!」

他回到先前下榻的酒館,找到老闆娘。洛卓問她是否看到那位少年。

「那群少年總是來來去去的,誰曉得現在又到哪兒去了!」

洛卓聽了,心一沈。

「你看起來很累了,」老闆娘的語氣變得溫柔一些,「倒不如去睡個覺,明天再去找那些年輕人吧!」她把上次的那個角落又給了洛卓,他很快地就睡著了。當洛卓從台階上摔下而醒來時,他才發現自己還在寺廟前,整個人都幾乎凍僵了。四下無人,沒有老闆娘、沒有酒館、也沒有小鎮。他置身五台山,這個據稱是文殊師利菩薩駐錫的外境,然而,洛卓的福德使他與文殊師利菩薩有關的一切體驗,都發生在一場夢裡。

我一直希望洛卓終能理解,文殊師利菩薩的悲心是如此地廣大而遍在,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迎請他現身,即便就在自己的家鄉也行。從這個觀點來看,雖然洛卓的五台山之旅是沒有必要的,但絕對不是浪費時間。因為假若他不去朝聖,也許就經驗不到這個內在的旅程,也許也就不會有任何的了悟。

聽聞了德松(Ddshung)仁波切說過這個故事之後,我造訪五台山數次,結果都比洛卓還不成功。我不僅完全無法迎請文殊師利菩薩現前,甚至連個夢都沒有。唯一發生的,是我對大部分寺廟的售票機制與售票僧人感到厭煩,尤其是看到許多神聖的殿堂被簡化為歷史紀念建築,令我極為失望。然而,過了一下子,我的智識心開始懷疑,那些只在乎門票銷售量、傲慢又貪得無厭的僧人當中,是否有一位正是文殊師利菩薩本人?誰知道呢?

最近修改時間 : 2019-08-24 19:3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