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安法師正月初一新春開示:夙生有份今生遇,快上船來歸去休

2
點擊 271
發表於 2022-02-03 00:03:16

夙生有份今生遇,快上船來歸去休

大安法師正月初一新春開示

南無阿彌陀佛,大家新年吉祥!今天是虎年的第一天,我們寺院也是張燈結彩,有點過年的樣子。在世間,今天都是拜年,恭喜發財、升官、身體健康等吉祥的話。大家既然到了寺院,不僅要有年味,更重要的還要有法味,所以我們在香光講堂來分享祖師大德的一些法語。

其實對於一個修行人來說,過年這件事會越來越淡薄。每一年、每一月、每一日、每一時剎那剎那的變遷,我們確實要高度的警覺。我們來到這個世間,生命的意義在什麼地方?生命的目標在什麼地方?要時時提醒自己不要忘卻。今天上午選的是優曇普度大師的淨土詩,這是傳印長老在2017年親手寫的,我從《古德詩集》里選了這兩個偈子。

優曇普度大師是元代的,他跟東林寺有直接的關聯。在元代,東林寺包括淨土法門曾經歷了一個很大的厄難,受白蓮教的影響,朝廷曾一度禁止過蓮宗。(注:白蓮教,是跨越多個中國史上朝代的一個秘密民間組織,發展過程中融入了包括彌勒教在內的其他組織的內容,但一般認為其源於南宋茅子元創立的白蓮宗。其派神職人員不出家,多娶妻生子,常常被視為附佛外道和邪教而遭朝廷查禁。與東林寺並無任何關係。)

優曇普度法師是在東林寺出家的,他感覺到在他在世的時候,一定要把淨土宗恢復,所以他就深入大藏經典作了一部《蓮宗寶鑒》。然後他到元大都——北京找教內教外的大德呼籲,終於這本書得到了國師的認可,把它呈給皇上,皇上看了之後也非常認可,就開始恢復淨土宗。這本書也刻板流通,所以優曇普度大師對淨土宗的中興那是功不可沒的。當時他作這本書時的身份還是東林白蓮宗善法堂主,那時他還不是方丈和尚,但是他受到朝廷的贊嘆,給他一個「虎溪尊者」的稱號。優曇普度法師身體力行,教義非常通達,還能夠作詩,這就是他從內心流出的淨土情懷。

我選了兩首,先念一下:

幾多失腳走閻浮,

世事如麻日轉稠。

故國田園埋草裡,

野牛放蕩幾時休。

第二首:

生死茫茫古渡頭,

彌陀撥動度人舟。

夙生有份今生遇,

快上船來歸去休。

看過去,每個字都認識,也很直白,但裡面包含著甚深的法義。第一首主要是描述我們業力凡夫的身心狀況。幾多失腳走閻浮,「幾多」是數量詞,意思是很多,這裡也包括自己。「失腳走閻浮」,我等眾生自性本具如來的智慧德相,本來生命是要向上的,走向光明的,走向佛的境界,但是卻一念無明妄動,造作種種的惡業,這就是「失腳」。一不小心犯了錯誤,造作種種的惡業,就像俗話說的「一失足成千古恨」。這一失腳那就「走閻浮」,就墮到南閻浮提做人了。

在六道輪回當中,人道還算不錯的,屬於三善道之一。但是相對於解脫的聖境界,還是很苦的。因為已經進入輪回了,已經是在苦海當中掙扎了。一個捨父逃逸的浪子又流浪在這個南閻浮提——乃是我等眾生,在坐的你我他,就是失腳走閻浮的狀態。走到這個閻浮提,做人很苦啊!世間的事情如麻日轉稠啊!表明紛雜、繁多。大家處在世俗生活當中,有家庭、有事業,你是不是感覺到世事如麻?好像忙不完呢?一件又一件,而且每日還更多啊!

這就是我們現在的狀態,為什麼這麼多,忙不完?因為你要滿足五欲的慾望,生存的壓力,上有老下有小,資源匱乏要去拼搏、要去競爭,福報淺的話一天不勞作,一天就沒的飯吃,畢竟這個身體還要吃喝住行。所以我們一輩子都被這個生存的壓力逼著去忙碌,到底在忙什麼?自己都沒有時間考慮了。睜開眼睛就要上班了,上班疲乏地回來就要睡覺了,睡覺起來又要去拼搏了,還有家庭,還有事業,還有人際關係,還要做各種交往。

有個企業家有時候他反省自己不知道在忙什麼,而且很迷茫。所以他對幸福的定義是——什麼叫幸福:做自己想做的事,見自己想見的人。「做自己想做的事」,就是他現在感覺到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可能就是做你不想做的事,說你不想說的話,見你不想見的人,無奈,必須這樣,不自由。

我們要當下警覺這個世間的事,這就是苦啊!求不得苦、怨憎會苦、五陰熾盛苦。在這種苦當中反省「故國田園埋草裡」,我等眾生本具佛性,本地風光完全遺忘了,從來沒有一念關心我們生命的問題,這就是「故國田園」。我們今生的家園在什麼地方?我們本具的佛性在什麼地方?我們的「故園」到底在哪裡呀?我們是在流浪啊!所以我們長期以來都是心往外面跑,五欲六塵,恩恩怨怨,人我是非,忙不完、剪不斷,就在那裡昏迷、掙扎!對自己本有的生命真相一概不瞭解,這就是深深地埋在芳草萋萋裡。

埋在草裡面,這個草代表我們的無明煩惱,但裡面是有菩提的苗稼的,有無限的風光的,我們全部埋沒了。埋沒的當下,我們這個心是妄心,就用野牛來比喻——野牛放蕩幾時休。我們現前的妄心,沒有辦法制御,它到處亂跑,千山萬水跋涉,沒有目標,上天下地,盲目。但是這個到處亂跑的過程當中,「放」就是放縱,「蕩」就是破壞性很強,犯人苗稼,人家好的莊稼,野牛一過就全都給摧毀掉了,我等眾生現前的妄心就是這個樣子。

我們回光返照,我們這顆心你能控制得住嗎?你是不是一天到晚都是打妄想啊?這個妄想大部分都是不好的念想,貪嗔痴慢疑,我們的行為是受念想所控制的,這個想的力量太大,一定是鼓動我們身口七支造作惡業。那造作惡業又加重了這個妄心的迷惑程度,這個妄心的迷惑、無明又更重,它的那種破壞力更大。所以我等眾生這種在世間造業的力量實際上就是佛性的力量遇到了一個不好的緣、惡緣所呈現的狀態。

本來我們現前一念的本心是大白牛車,潔白的、寧靜的、光明的、平等的,現在我們變成「野牛」了。那這個野牛無量劫以來在輪回的過程當中,這種無明煩惱跟我們的輪回俱生俱滅。今生這個野牛——妄心造作變成人了,下輩子人身又保住不了,那就成了真實的一頭牛了。那轉過來這個野牛造的惡業很重又到了阿鼻地獄了,阿鼻地獄苦受完了輾轉的又到餓鬼道,惡鬼道受完了到畜生道,畜生道受完了再人道,人道這個「野牛」放蕩又造惡業,反正就是輪回不休。這叫「幾時休」,什麼時候才能休止啊!什麼時候才能截斷輪回呀!苦哉啊!

迷惑顛倒的眾生,本來是本具佛性的,弄成這個樣子。優曇大師這是帶有多麼深的悲憫心在裡面,這是我等眾生現實狀態的真實描繪。在一切佛菩薩眼裡,他以無緣大慈同體大悲二六時中都在關照著眾生,如母憶子。佛常常感慨我等眾生是「可憐憫者」。感慨之餘,佛一定會來救度我們的。

那用什麼方法來救度?請看第二首:生死茫茫古渡頭。九法界眾生都在兩種生死當中。「茫茫」,迷惑,看不到盡頭、也不知道真相。就在茫茫的生死苦海當中,佛給我們施設了一個碼頭。「渡頭」就是碼頭,上船的地方,而且這個渡頭是「古渡頭」,還不是今生才施設的。阿彌陀佛成佛以來已經十劫,十劫施設的渡頭,實際上亦是一期應化的產物。塵點劫又塵點劫以來,佛都為苦海的眾生施設了一個救度的碼頭,亙古亙新,從來沒有終止過,這樣理解這個「古渡頭」。

古渡頭怎麼度呢?彌陀撥動度人舟。法中之王的阿彌陀佛,「撥動」就是開著度脫一切眾生的大舟,現在大家一看大舟,會想到航空母艦——那比航空母艦還航空母艦。這是阿彌陀佛建造的,也是阿彌陀佛掌舵的。這就代表阿彌陀佛的四十八大願,又叫大願船。阿彌陀佛開著這個大願船在生死的此岸到極樂的彼岸之間不疲不厭,度了一批又一批,慈悲至極!

阿彌陀佛撥動度人舟,現在還在工作,只要我等眾生還滯留在這個地方,阿彌陀佛的那個永動機都在開著。那就是談淨土法門了。「夙生有份今生遇」,今生能遇到到淨土法門,這個因緣不簡單了。這是我們多生多劫曾經跟阿彌陀佛結過法緣,曾經聽聞過念佛法門,今生才能夠遇到淨土法門,才能夠產生信心,才能夠發出懇切的願,執持名號,求生淨土。這個善根我們一定要珍惜呀!

《金剛經》講遇到《金剛經》的眾生能夠信受的,不是在一佛、二佛、三四五佛所種善根,乃是在無量千萬億佛所種過善根的人,才能聽到《金剛經》的這種無四相不驚、不怖、不畏。《金剛經》那是談真空的、無相的。不驚、不怖、不畏說明你能信受,不能信受,一聽就害怕:什麼都空了,我怎麼活著呢?那淨土法門更難相信了,它是從真空顯現的妙有,相信淨土的妙有的前提是必須相信真空。那你說可不是在無量百千億佛所種過淨土的法緣今生才能遇到嗎?這不容易吧?所以淨土宗的古德常常說你能信受淨土法門,能夠一往情深的去念佛求往生那是百千萬億劫稀有難遭之一時啊!沒有種過善根是聽不到的,或者聽到了,他根本不相信。

你對沒有善根的人說讓他念阿彌陀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你去做個調研,有多少相信的?他不僅不相信,還要嘲笑你:你這個人啊,怎麼這麼迷信?腦袋瓜進水了,哪有阿彌陀佛啊?放著錢不賺,乾那些沒油沒鹽的事。他還把你說了一頓,不容易的!這太超越了。優曇大師這位元代的佛門大德,他把握得很准,不僅一般的人很難相信,就是教內的很多人也不相信。他可能相信因果、相信輪回,也走解脫之道,他大部分都站在自己的立場:我要精進修行,我要修戒定慧憑自力斷惑證真,一旦想到要感應道交感通佛力帶業往生,而且還很快就能成佛。他不相信,他認為沒有這個事。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斷一分惑,證一分真。誰能超過這個因果啊?

但淨土法門要別具隻眼,它就超越通途修行的修因證果的過程。它是全攝佛功德為自功德的,它是阿彌陀佛早已修好的果實完全恩賜給眾生的。哪怕是你沒有斷見思惑,乃至於你是五逆十惡要下阿鼻地獄的眾生,你只要信願稱名十聲乃至一聲都能夠蒙佛接引到西方極樂世界去。這是何等的超越啊!一般講西方極樂世界是什麼世界?那是實報莊嚴土,凡夫怎麼能去呢?阿羅漢憑自力也不能去,凡夫怎麼能去呢?他會執著這個,這不可能的嘛!你沒有修行怎麼能去啊?你沒有禪定怎麼能去啊?你見思惑還具足怎麼去啊?哪有這麼便宜的事啊?他站在通途教理可以把你駁得體無完膚,振振有詞。

恰好是你錯了,淨土法門是大不可思議法門,是兩土世尊乃至於十方諸佛慈悲之極的法門,因為眾生在苦海中他出不來嘛,他游不過去嘛!佛一定要幫忙嘛!就好像世間的一個慈母,對於自己沒有能力的兒子,是不是要給他存夠錢,給他買好房子,給他準備生活當中的一切?因為他沒有能力去賺錢,沒有能力生存,我等眾生就是這個樣子。所以相信這個淨土法門非常不容易,就像《佛說觀無量壽佛經》說的,你能夠信受念佛法門,乃是人中芬陀利華。所以在這個五濁惡世末法之秋,我們還遇到淨土法門,還能夠生起信心,這確實是多生多劫的淨土的法緣,這個法緣仍然是兩土世尊給我們培植的。

那麼,現在我們要做的事情是什麼呢?阿彌陀佛的船已經開來了,是不是趕緊上船呢?「快上船來呀!」這是多少的祖師大德苦口的呼喚,也說明瞭很多人,他不是快上船了,還在碼頭上,還在那裡看:這是一條什麼船呢?是誰建造的呢?是什麼原理建造的呢?是不是很結實呢?是不是真的能夠把我度過去呢?他在那兒做種種研究。

這就好像一個重病在身的人,醫王給了他一個起死回生的中成藥,他不服,他要拿著這個藥:這是什麼藥呢?是什麼成分呢?是什麼劑量呢?是走哪個穴位呢?它有什麼樣的正面作用,反面作用呢?他就研究這個,還沒等他研究完就一命嗚呼了,因為你已經是病入膏肓了。那現在阿彌陀佛度人舟過來了,他要研究。這就好像有些自認為自己很有水平的:淨土法門,我一定要研究透徹我才相信它。試問你一輩子,憑你的凡夫的知見,你能研究得透徹嗎?這是佛的境界啊!《法華經》講實相的境界「唯佛與佛方能究竟」,等覺菩薩都不能完全瞭解。何況你一個顛倒的凡夫,所以「快上船來」是建立在信心上你有信心,你就會上去,你有懷疑,你就不會上去,就在一念之間。

你相信釋迦牟尼佛一代時教給我們講經說法,他不會講假話。你相信阿彌陀佛無量劫以來,發四十八大願,無量劫捍勞忍苦六度萬行圓成的這個大願,念念都是為眾生,願願都是為了度眾生的。你要相信這個,要相信佛的大慈悲心、大智慧心、大平等心。所以我們這時候才能夠一念皈依——「南無」才能夠發自內心的出來,「南無」就是歸命了,我把生命歸到阿彌陀佛那去,任憑阿彌陀佛的救度。

所以,「快上船來」就是建立深信切願的問題,你有深信切願就能上船,你有懷疑你就還在碼頭上,在那裡徘徊。只要上船了,我們就進了保險箱,因為船的力量能夠把我們度到彼岸去。你上了船,你還有什麼力量可以施展呢?必須我在船上修行,這搜船才不會偏離方向,才會加大力量,才跑得很快。你凡夫的這些東西、力量,跟這個度人舟——佛的這種大願船相比,那是影響很小的。

所以你上了船就安穩就座,生感恩心、生慶幸心、生無量劫以來,這搜船就在碼頭上我卻不上船還在滯留,苦不堪言的悲痛心。那上了船,歸去。回歸故國田園,故國的風光依然圓明,沒有缺少一點。所以這個「歸」是回歸,「去」就是離開。離開娑婆的穢土,就能休止輪回。「歸去休」休止輪回,那「休」還有美好的意思,你只要歸去,就是「無有眾苦,但受極樂」的大好的淨土風光了,非常美好。

當我們想到歸去的時候,當下還要想到怎麼來,要以悲願,還要回到這個閻浮提的苦海當中,來救度一切苦難的眾生。所以,淨土法門阿彌陀佛的願力,他能夠保證我們很順利地「歸」,也可以很順利地「來」。去和來,這個去和來是自在的狀態,可以去,可以來。原來我聽一個導遊,他在那裡跟遊客講淨土法門,很有意思:極樂世界不容易去,也不容易來,也不能再回來。搞得那些遊客聽得一驚一乍的,哦!不容易去,那我念什麼佛?不容易回,那我還想回來一下。

其實極樂世界容易去,也容易回。靠自己的業力解決不了這個自在的「去」和「來」的問題,一切都仰靠阿彌陀佛的慈悲願力的加被,令我們可以去,也可以回,四十八大願就包含著這樣的內涵。所以大家在虎年的第一天,就能聽到優曇大師對我們的現狀的分析,以及優曇大師隔時空的勸勉我們「快上船來歸去休」。我們就應該依教奉行,老實念佛,在極樂世界七寶池裡面有自己一朵蓮花在那裡綻放。

南無阿彌陀佛!

註: 大安法師為中國江西廬山東林寺(淨宗祖庭)方丈

最近修改時間 : 2022-06-22 17: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