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普陀山傳奇異聞錄》星雲法師序文

2
點擊 902
發表於 2013-09-22 16:25:43

《南海普陀山傳奇異聞錄》星雲法師序文

星雲法師序

記得還是在去年(1952年)的冬天,煮雲法師應菩提樹主編朱斐居士的稿約,他告訴我擬寫關於普陀山的文章,我當時認為這是吃力不討好的事,我就勸他不要浪費筆墨。

我所以這麼說,因為我的想法是:第一、寫普陀山的文章,裏面少不了人物、山水、風景,而在我的意思,我們中國人現在受了西洋的風氣和影響,終日沉迷在物慾的洪流中翻滾,對於山水風景能陶冶人優美而善良的性情的這句話根本就不相信,你寫出文章來,他當然也就無心欣賞。第二、寫普陀山的文章,當然是少不了發揚觀世音菩薩的聖跡與靈感,這樣又恐被人譏為不是外國的「天方夜譚」,也是中國的「聊齋誌異」。為了這兩點原因,我不得不向我的這位老友下一個「不要浪費筆墨」的忠告。

然而,煮雲法師並未接受我的意見,他凡事只要問心無愧,往往是很固執的不接受別人的勸諫,我懂得他的性情,我看他執筆寫的時候,也就沒有再說什麼。

菩提樹第三期上他的文章刊出來了,我看了看題目「普陀山傳奇異聞錄」,我覺得這個題目很好,可是,說來是很對不起煮法師,內容說的什麼,我並不曾去看。

第四期、第五期的菩提樹,都隨著冬去春來的一月一月的出版,我雲遊在各地,很多人都向我提起煮法師寫的文章,他們都說寫得有趣、生動、活潑,無論是什麼人,祇要他稍識幾個字都能看得懂。你如是說,他也如是說,說的人多了,我心想,我不能不另眼來看「普陀山傳奇異聞錄」了。

有一天,我把已出版的幾期菩提樹拿出來翻閱煮法師的大作,這一看把我的趣味也看出來了。

本來,煮雲法師和我早在十幾年前就成為最好的同參道友了。我在內地主編怒濤月刊和霞光旬刊的時候,他就是我們刊物的長期撰述之一,他的文章,我當然讀了不少。來台後,我負責了一個時期「人生」雜誌的編務,關於寫稿,當然我是不會放過他,後來,心悟法師主持人生的編務,常談到佛教裏雖然有最高的文化和真理,但畢竟寫文章發揚的人太少,我就介紹他多向煮雲法師索稿。

煮法師在各地弘法的演講稿,就大批的問世了。我和諸位讀者們一樣,我也覺得他的文章談笑自如,風趣橫生,村言俗語,信手拈來。極不易懂得的佛理,他能很巧妙很通俗的表達出來給讀者明白易曉,僅僅這一點,也就夠人稱道的了。

雖然如此,我當初無論如何想不到「普陀山傳奇異聞錄」能得這麼多的廣大讀者的熱愛,寫到這裡,我知道我們中國人不是個個都沉迷於物慾的洪流中,他們實在都愛著我國的大好名山;我更知道,把觀世音菩薩的顯聖與靈感看做是天方夜譚中的海上奇遇,或是聊齋誌異裏的孤鬼出現,畢竟為數是很少的。——因此我很高興寫下我的歉意!

現在,我很幸運的,煮法師把在菩提樹上已發表的以及未發表的原稿交給我,帶來台北印單行本,讓我有機會能從頭到尾的閱讀一次,真飽了不少眼福,增添了不少見聞。可是煮法師又要我替他寫一篇序,這倒是給他難住了我,推之再三,沒有辦法,那麼,我就來寫下一點我對於此書問世的觀感吧!

我們做一個中國知識份子,都知道中國有兩部偉大的文學巨著,這就是被金聖嘆評為才子書的「水滸傅」和「西遊記」。一部水滸傳,把梁山一百零八名的好漢,講得活龍活現,他們呼朋引類,四海流亡;以及那劫富濟貧,替天行道的描述,不知多少人受了這本書的啟示,激勵了勇氣,不甘再受環境的束縛。這雖然在宋史上只有「梁山有水寇宋江等三十六人,被張叔夜一夜平之」的幾句話,而引申成我國的一部最偉大的文學作品,但它比什麼說教的書的影響還要大;一部西遊記,記述唐僧玄奘領了孫悟空等到西天去取經,雖然這部書寫得神奇怪誕,莫測高深,與正史大唐三藏玄奘法師傳相去幾千萬里,但玄奘法師的壯志苦行,冒險犯難,慈悲待人,犧牲為眾的精神,卻因這部書永遠深刻的留在人們的腦海裏。正史的玄奘傳(曾被梁啟超譽為世界最偉大的傳記)裏,玄奘雖然應該更偉大些,但那祇是供給一些士大夫知識階級的人閱讀,與一般大眾並無關係。

我這樣說,並非貶低那些被人認為金科玉律的聖典,而是說有更多的人需要大眾讀物!需要他們能消化的精神食糧!

一本小書「白蛇傳」,把法海禪師的道力完全表揚了出來,使人人都知道和尚是降妖魔鬼怪扶助善良的;一本七字段的「王氏女對金剛」和「目蓮救母」,把誦經的功德和輕慢三寶的罪過,劃分得清清楚楚;這些書的著者,可能不是出諸教徒之手?我們現在不必管他這些書是否有歷史或聖典的根據,但我國民間普遍的能知道善惡因果的報應,卻都不是因了他們讀過三藏十二部,或聽過什麼高僧大德的宣傳,而是因了受這些小書的影響!這是不容否認的事實!

我們不可輕視這些小書,這些小書給大眾的善良教育,實在勝過學校多多!

我們中國做弘法工作的佛教徒,專愛談玄說妙,引經據典。講佛法的時候,好像不談「色不異空,空不異色」,就顯不出自己的學問;寫文章的時候,不論「唯識所變,唯心所現」,就顯不出自己的才能。這樣一來,真正能向廣大群眾介紹佛教的,倒反而給那些著小書的作者有意與無意的做去了!

我們有心推動佛法大眾化的工作者,寧不慚愧?

煮雲法師見到了這一點,所以由他的口頭講的或文字寫的佛法,都是盡力的求其通俗,盡力的走向廣大的群眾。

「普陀山傳奇異聞錄」,把一般應機的佛教介紹給大眾,確是很可珍貴的資料!

我更應該要指出的,「普陀山傳奇異聞錄」這本書,決不可拿前面所說的「白蛇傳」、「王氏女對金剛」、「目蓮救母」等小書來相比的。因為那些小書大概都是由一些明清時代落第的文人信手寫出來的,有真正事實根據的成份很少,而現在這本「普陀山傳奇異聞錄」,書名雖然是「傳奇異聞」,而卻都是有事實可信的,有事蹟可考的,這點我們是不能不特別注意的!

這是很遺憾很可奇怪的事,就是現時的人心,一提到菩薩的靈感,總有幾分懷疑;一說到菩薩的現身,總認為是神話。不信佛教的人如此,信仰佛教的人也有些犯了這個毛病。最不可寬恕的,就是對佛教已信仰並有相當研究的人,他的口頭上以及他的筆下,也不肯提及佛菩薩靈感道交的有形或無形的現身說法,他們也是怕被人譏為神話,這真是極大的錯誤!

我們翻閱藏經的時候,在藏經中可以讀到「賢愚因緣經」、「百喻經」、「經律異相」、「六度集經」等,那上面不都是記載的一些最奇奇怪怪的事嗎?假若把這一切都認為是神話的話,我真不懂,我們對宗教的信心和對宗教理想境界的仰望應該依什麼來建立?

說起神話來,世間上那一件事不是神話?懷特兄弟沒有發明飛機的時候,假若有人說有幾千斤重的東西,能在空中飛行,這不是要被人認為是神話嗎?佛蘭克林沒有發明電話的時候,假若說相隔數千萬里的親朋能夠相對談話,這不是要被人指為神話嗎?畢竟,所謂神話者,就是我們自己沒有知道和沒有見到的事,但不能就說他沒有啊!

氫原子彈在大西洋上試驗,這大家都沒有見到的事,但大家都相信美國是有氫原子彈;觀世音菩薩在普陀山現身顯聖(其實整個宇宙中都有菩薩的現身),這是很多人共見共聞的事,但沒有親自見聞的人就說它是神話,這不是很不懂事嗎?

本來,觀世音菩薩救人救世的因緣和方便,是有經文可作明證的,佛教裏有一部偉大的經典叫做「大乘妙法蓮華經」,其中第二十五品「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就是完全說的觀世音菩薩。可惜,這一卷普門品,祇是流傳盛行在已經走進佛門的佛教徒中,一些廣大的群眾卻不能從普門品中來認識大慈大悲的觀世音。

雖然,大眾沒法認識普門品中的觀世音,但他們卻又人人都知道觀世音,說起這個原因是很多的,別的我們不談,我們所要指出的就是我國民間流傳盛行著一本「觀音得道」,他們從「觀音得道」的這本小書中,人人都能道得出一點關於觀世音菩薩的故事,雖說那些都不是十分正確的。

「觀音得道」一名「大香山」,是說妙莊王有三位公主,大公主愛文才招了一個文駙馬;二公主愛武才,招了一個武駙馬;三公主愛修行學佛,慈悲愛物,捨己為人,後來在大香山成了正果。這本警世的小書,雖然與經文中的觀世音相去太遠,但這本書後來編成話劇、電影,被這感化的頑愚,其數之多,誰又能否認它益世的價值?

關於觀世音菩薩,在佛典裏不單是法華經中的普門品裏說到,在般若經、真言儀軌、悲華經、觀音授記經,還有淨土宗的經典,密宗的經典,都共同的崇奉尊敬觀世音菩薩,但為什麼一般人都只知道觀音菩薩的名字是叫妙善公主,而不知道觀音菩薩還有名字叫做「淨聖」、「大悲施無畏」、「正法明如來」、「金剛菩薩」呢?這就是說:「觀音得道」是大眾的讀物,佛經是學者們研究的古書,大眾的知識是從大眾的讀物裏而來。今日佛教的流傳弘揚,是多麼需要創作正知正見的大眾讀物啊!「普陀山傳奇異聞錄」的發行問世,的確可以說是彌補了這個不足!

這一個時代,實在是混亂到極點,群魔亂舞,邪說風行,人心沒有皈依,精神沒有寄託,苦海茫茫,人生的歸宿在那裏?天災人禍,如何才能解脫?這是蘊藏在每個人心頭的問題。有什麼辦法解決這個問題呢?答案只有一個,就是信仰觀世音菩薩!把自己的一切,皈投依靠給觀世音菩薩,明白觀世音菩薩是大慈悲、大智慧、大勇猛的示現,即使我們有什麼痛苦、災難、煩惱當前,只要我們一心不二,虔誠的信仰、稱念、禮拜,我們若有觀世音菩薩的慈悲、智慧、勇猛,觀音菩薩一定能解救我們。

世風日下,人心不古,這個世情澆薄的社會,實在要觀世音菩薩的精神才能挽救。我們中國的社會,從古以來,除了在都市上有現在所謂維持治安的警察人員以外,其他村鎮,幾百里內可能沒有一個警察官兵,社會的秩序和安寧,都是靠幾個寺院庵堂,幾尊佛菩薩的聖像,幾句善惡因果的佛理來維持,人與人之間,再有什麼不平,訴訟的事情發生,線香一把,佛菩薩像前一跪,也就可以化得煙消雲散了。這裏我的意思是說單靠政治、法律、和軍警,是不夠維持社會倫理道德和安寧的,要使每個人都有宗教的信仰,都明白善惡因果報應,都把自己皈依佛和菩薩,這才是安定社會的最大要素。所以,在這些情形之下,每個人都有信仰觀世音菩薩的必要!

很遠的事實不談,即如現時住在台灣的陸軍總司令孫立人將軍的夫人張晶英女士等,都曾親口敘述過他們被觀世音菩薩施救過的事實,這些,難道還不夠叫我們來堅定信仰!

是的,我國人民多數是信仰觀世音菩薩的,我們從「家家彌陀佛,戶戶觀世音」的兩句話可以看得出來,不過,究竟懂得信仰觀世音菩薩意義和觀世音菩薩顯聖事跡的人並不多,讀了「普陀山傳奇異聞錄」,我想,我們會更進一步的認識觀世音菩薩了。

這一本「普陀山傳奇異聞錄」,不單是介紹菩薩的威德靈感,而且更好像把我們帶去普陀山親自遊覽了一次。普陀山是佛教的四大名山之一,屬於浙江省定海縣,古稱南海,(因此,現在此書標名為南海普陀山傳奇異聞錄)在揚子江錢塘灣之外,大約經線東六度又二十七分,緯線北三十度又十分,距離舟山本島東六十里,蜿蜒綿亙,縱十二里,橫六里半,周圍曲折,百里有餘。東控日本,北接登來,南橫閩粵,西通吳會,是我國東南的屏障,海港的重地。我們何幸生為中國人,若不知道我國這樣大好的名山,也枉在人間走一遭了。現在讀了此書,去過的人,可以再增一點了解;沒有去過的人,更可以飽飽眼福了。

我受煮雲法師之託,上來囉囉囌囌了很多,實在糟了不少篇幅,讀者們也許是厭煩了,因為大家目的是在看書,書中說的讓讀者們自己去領受比較更好,我到此就收住吧!

1953年中秋節星雲序在宜蘭

最近修改時間 : 2019-09-15 13:2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