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普陀山傳奇異聞錄》78:關房關房德光照十方 文/煮雲法師

2
點擊 1654
發表於 2014-01-11 15:49:35

《南海普陀山傳奇異聞錄》78:關房關房德光照十方 文/煮雲法師

作者:煮雲法師

卻說在普陀山閉關的和尚,過去有諦閑法師、印光大師、太虛大師等,抗日勝利後,筆者在山時,有五個閉關和尚,他們也是各有千秋。

有一個是本山的出產,那就是悅嶺庵修福師,是一個很有道德的老修行,他閉的是淨土關,專修念佛法門,筆者也時常去請他開示。

其他四位是外來的寶器,筆者最先認識的是閉關最早的妙善和尚,談起這位大和尚來,他的行為品德是很值得我們效法的,真有「聞其風,貪夫廉,頑夫有立志」之概!因為他與筆者是小同鄉,所以見面時無話不談,關於他逃俗出家的一段傳奇性的趣話,與本文無涉,這裡暫不談他,但說他未來普陀山前夕的一幕,在普陀山已傳為笑談的佳話。筆者因傳聞不詳曾親自向他本人問過詳細,現在把他告訴我的一段話寫在下邊,也可以做出家人的一個借鏡。

他說:「我過去在常州天寧寺住禪堂,曾吐過幾次血,後來到揚州高旻寺住,已經是第三期的肺病,人人都說無藥可救了,承來果老和尚慈悲,有一座房子給我靜養三年,不念佛,不參禪,不看書,不做事,一切放下,經過三年長期的修養,不可藥救的三期肺病,已經不藥而癒,不久就付法授記。二十三歲任高旻寺方丈,在位三年勞心焦思,身體又不好了,可是老和尚又不肯我退休,因此我就掛印而逃,擺脫了一切,無官一身輕,去過那行雲流水的生涯。從此我可以為我己身大事打算了。那時逃到杭州靈隱寺掛單,討一個殿主師當,在大殿上打掃佛殿,上上佛前的供水,閒下來還是看我的老話頭(坐禪),寺主也不知道我是什麼人,我也不希望有人知道我,我可以安心住下。

可是好景不常,住了不到一個月,已經被人識破認出來了,靈隱寺的大和尚預備第二天請我到丈室吃齋,我得到這個消息,趕快打起包袱來又再開小差,一逃就逃到寧波阿育王寺掛單,當小門頭兼打掃,每天掃掃落葉,除除亂草而外,還是參我的念佛是誰?

滿以為這一下子可以沒有人知道我了。那知住不到兩個月,有一天我正在園中掃落葉的時候,有一個曾在高旻寺掛單的禪和子,對著我納頭便拜,並說:『大和尚什麼時候來的?』我真氣他不過,為什麼跑來打破我的飯碗,拋下掃帚,揹起二斤半來又是三十六著走為上著,心想天下之大,竟無我容身之處,南海普陀山在海當中,恐怕沒有人,認識我了。

後來就來到普陀山在前寺掛單,那是民國三十三年,前寺上客堂裡人多,又有蚊子虱子臭虫,天氣又熱,常住生活很苦,每天兩頓稀飯,我並不怕飲食苦,蚊子臭虫實在吃不消,後來有一個茅蓬和尚介紹我到洪筏房討念佛堂的單,我們到大殿拜佛時,他們正在敲鐘預備上晚殿,那知有個老修行看見我,又是跪下來就拜,這一下子又把我急壞了,怎麼海島上都不容許我住下去?回到前寺就預備打起包袱來過海去,可惜天晚無船,洪筏庵當家圓空法師,又趕來堅請,不得已就到那裡住了六個月,未出山門半步,後來就住在茅蓬閉了三年關。」

筆者聽完這一段傳奇式的自述,半取笑的對他說:「和尚掛印而逃,棄方丈如敝屣,曹父許由之流也!」他聽了也是笑笑。他的生活簡單得一無所有,顏回簞食瓢飲的陋巷生活,人謂之大賢,今見妙善和尚的生活較之顏回有過之而無不及。

他民國三十六年七月出關,住茅蓬,他是研究天台止觀的,關於四教儀的教理他是無師自通,說起來頭頭是道。三十八年二月又在妙峰庵閉起法華關來,有一天筆者去叩關問道,在開示之餘,我說:「請問和尚每天用些什麼功?有沒有時間和我談話?」他被我這一問,笑笑說:「你不問我,我也沒有算算時間,現在可以算一下:我每天誦一部法華經四小時,拜佛八百拜四個小時,靜坐三枝香三小時,早晚兩堂功課兩小時,吃兩頓飯兩小時,睡覺六小時,共二十一小時,還有三小時可以與你們談談話!」

筆者真是慚愧,看看人家,想想自己,出家以來,專打窮混,學德無成,馬齒徒增,尤其是來台後,東奔西跑,美其名曰弘法,其實是阿彌陀佛,那裡還談到什麼用功辦道呢?

再有一個是壽冶和尚在百子堂閉關,提起壽冶和尚在國內是一位有名的大德僧伽,他是四大名山之一的五台山廣濟寺大和尚,也是上海普濟寺的方丈。他曾經發無上道心,刺血寫經,把舌尖和手指頭剌出血來,寫了一部八十一卷的華嚴經,他在百子堂掩關靜修,筆者也是不把他放過,不時去叩關請示,他是江蘇無錫人,出家的小廟子是在筆者的敝縣——如皋,承他不把我當外人,也是無話不談。他是研究華嚴五教的,在關房裏很用功,他說每天夜間只有兩個半小時睡覺,白天也不午睡,由此可見他老人家加功用行,解行並進的程度了。後因時局變動而逃到越南西貢去,現在又在那裡建大叢林,廣結眾僧緣了。

更有一位塵空法師,他是在雙泉庵閉關,法師是湖北荊門人,九歲出家,精研戒律,追隨佛教領袖太虛大師前後達二十年,曾任漢藏教理院教務主任,數度主編海潮音,一生不做方丈,兩袖清風,是一個道地的禪和子窮書生的樣子,大師門下的窮弟子,他可算是一個安貧樂道者。他在三十七年來山閉關,關房是在後山四大房頭之一的雙泉庵,該庵當家性湧法師,也是筆者的小同鄉,所以我也在雙泉庵掛單自修與塵空法師同住一庵,他在樓下閉關,我在樓上自修,朝夕相見無話不談,筆者無形中成為他的護關,我們共住一年多,更成為知音的道伴。妙善和尚、壽冶和尚、塵空法師,他們三人是同年生,那年都是四十一歲,有人說他們是西方三聖乘願同來普陀閉關的,這句話我們也不可把它等閑視之。

還有一個關和尚是德圓老和尚,他是北京白衣庵的老和尚,他老的道德戒行都很不錯,供養心特別好,在位二十年,不背大眾私下吃一頓飲食,喜捨心也很大,貧苦無告的窮人,他都熱心布施。他逃難到普陀,住在百子堂壽冶和尚處,想閉關沒有人成就,因為梅福庵當家慶耀師,也是筆者的好朋友,所以我介紹德圓老和尚到他那裡閉關。

這幾處關房,這幾位大德,不但可稱為佛教僧眾的模範,而且可以說是人類善良的慧星。這雖是一席之地的關房,而他們的德光卻能照耀十方。

古人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筆者因為常常不斷的親近這些關和尚,所以自己在山上也發了兩天露水道心,到台灣來,奔波各地為人忙,生活不安,住處不安,有時還在文字上討活計,這一點露水道心,也不知道掉到什麼地方去了。想起來真是可憐!

最近修改時間 : 2019-11-16 07:2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