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殊大士靈應錄》九十一、文殊化身-(2)戒闍黎

3
點擊 49
發表於 2019-05-26 15:01:00

《文殊大士靈應錄》九十一、文殊化身-(2)戒闍黎

李博永居士語譯-大乘精舍印經會 印行

九十一、文殊化身-戒阇黎

紹熙元年庚戊初夏。北山百花橋東廟神,姓古名穆。頗靈而妖,常常變化成老人進入寺聽講經。

法師問他從什麼地方來。他回答:「為聽法來。」

法師又問:「你用什麼來聽著?」

「我用心耳傾聽。」

法師便說:「你心中多欲,你耳裡多惑,欲多所以作出妖事,惑多因而成魔。唯有斷欲方能作聖,除惑始可稱賢。心正則慧日發出光輝,心異則業霧頓然興起。如能了得身心俱空,乃與我同一體。」

於是這一妖神頓悟心源,誓願身為護法。向法師頂禮後離去。

紹熙三年九月,南方有山神化作老人,求法師說戒。法師說:「要知所謂戒者,是去惡從善的意思。你能不殺嗎?」

  老人說:「能。」

  「能夠不盜嗎?」「能。」

  「能夠不淫嗎?」「能。」

  「能夠不妄語嗎?」「能。」

  「能夠不綺語嗎?」「能。」

  「能夠不兩舌嗎?」「能。」

  「能夠不惡口嗎?」「能。」

  「能夠不貪嗎?」「能。」

  「能夠不嗔嗎?」「能。」

  「能夠不癡嗎?」「能。」

  法師至此說:「你現在能夠除去這十惡,自然能攝一切妄心,這就叫作是戒。因戒生定,因定生慧,定慧圓明,入三摩地。」

  於是再為老人說《梵網經》妙旨。山神頓悟心源,向法師禮拜而去。

  這一年的冬天,臘月時分。法師往城南地方,遇到陳天興這個人騎著一頭驢子,法師嘆口氣說:「子騎父背,父受子鞭。」

  這驢子一聽法師這麼說,盡力將身一跳,就把陳天興翻覆倒地。然後驢子跪伏在地上。

  法師就叫喚著說:「陳茂榮哪!陳茂榮!由於你騙了他人才肥了自己成為富有之家。然對佛法僧三寶一點都不相信。以至報這樣的身形要幾時才休止哪!」

  驢子跪聽了以後忽然作人語說:「我生時不相信因果,誹謗佛經,只是喜歡看一些詞曲小說。平日替鄉民看家管事,如果化錢百貫,就騙說是化費了千貫,就這樣欺騙斂財,贍養家人。而且我又背了我孩子偷偷的化了百貫錢,娶了一位年少妓女為妾,以遂給樂的慾望。我死後作過二次的牛,來償還前欠的鄉民之債。展轉七次變易主人,死脫牛身,再生驢胎,來報償我子,受我子的騎打,口卻不能說話,甘心受苦。現在蒙法師賜我甘露,所以才能說話。願法師慈悲,滌除我的罪業,使我能的解脫,往後不再墮生畜生界吧!」

  天興聽後放聲大哭,對法師說:「但願您老開救苦的法門,使我父解脫這驢形之身吧!」

  於是法師為說示:「諸法假名,無有真實,妄心才生,異相現前。」

  驢子聽後大聲吼叫,奔跑亂撞而死。天興就用棺成殮,像當年安葬先亡之父一樣。

  到了晚上天興夢見亡父對他說:「我以夙愆,受此報形。現在遇文殊菩薩說法,得到度脫了。」

  天興仍然禮《梁皇寶懺》,看誦法華妙典。並禮請法師說法。法師升座開示說:「佛法僧是三寶,三寶的名稱雖有別,其實一相離相,清淨妙心。非妙心不能成真僧,非真僧不能弘正法,非正法不能證佛地。可是自心非假外求。你父不信三寶,故墮異類。你現在既能皈依三寶,誦經懺悔,你父自此得脫異類,迷明後明,一點都不假啊!」

  說這話時,空中有聲:「文殊師利善說法要!」

  這天晚上天興再夢見亡父說:「我二報已解脫。寄語世人,務要恭敬三寶,持誦經典,生希有想。可不要懈怠。可嘆世人,哪個知道個中玄妙呢?所以墮落的才那麼多,能被救脫的卻是時分罕有希遇了。」

  一天法師預知時至,整衣升座,叫侍者擊鼓。寺眾雲集。法師告訴大眾說:「諸佛世尊,從無始以來,修一切妙行,證無上道,無非是為一大事因緣。眾生陷溺愛欲苦海,墮無明洞,投入愚癡網,循環生死,了無出期。因此諸佛菩薩,現大神力,應身生到眾生的地方,作種種形,與眾生同事,來度脫他們。老僧也不例外。可是眾生的度化無有盡期,我願也無有窮盡。我和你們各位同居同衣,以法咐囑你們,當知修一切妙道果位,須明般若禪定,兼修淨土,救諸苦難。廣施醫藥,還要如法迴向,求無上道,漸次證果,得涅槃樂。你們切不可恃強凌弱,自讚己德,說人好惡,遮他勝事,不行隨喜,安知那是業芽漸長的因素,不要讓它滋生蔓長,到時就難除了。」

  說罷下座,將身躍入空中,現出一切神通變化。再返迴座位,連聲叫:「大家且看!」

  左手現日,右手現月,放百寶光明。大眾喜悅注視。

  法師說:「老僧以這神力轉大法輪。」

  又看到法師口現蓮花,放百寶光,灌各人的頭頂。大眾驚嘆。

  法師說:「老僧以這粲花妙舌,教化眾生,令歸正道,無有虛妄。」

  又見法師頂上毫光萬丈,當中現七佛,照遍世界。四眾瞻仰,嘆未曾有。法師說:「老僧以此神光,燭破愚暗,有一切妙用來彰顯釋迦如來正法眼藏,你們各人信根已成熟,不妨努力精進,發明心地,以求妙果。老僧世緣已畢,要和你們作別了。」

  這時大眾都悲​​傷飲泣。道稠就問:「這麼大的道場將來會是什麼樣子?」

  法師回答:「我這道場,水火不漂焚,世世不泯絕,如果將來遭到不祥,我誓不成正等覺。各位!須知凡所有相,如夢如幻。奉勸我後嗣,至心修淨土。廣度諸有情,速登無上品。」

  法師這時端坐合十,說完後就示寂。

  太守聽到法師圓寂的消息。入寺瞻拜,揮淚說:「我以薄德,不獲充入室弟子,親聞法要,負疾良深。」

  第二天布施一筆資財,重新翻修這寺。其餘四眾都認為正法難聞,悔法師在時每每錯過了聽法的良機。大眾入寺瞻仰法師的遺容,時時可以聽到有人啜泣的聲音。法師的德化大眾,感人也可以說是深的了。

  法師遷化後屹然不動,顏貌如生。奇怪的是茶昆的那天,火怎麼樣都燒不起來。道稠告眾人說:「我師乃是七佛之師權來示現,可能不是凡間的火能夠焚化的吧!」

  眾人都認為他的話有道理。

  後來法師胸中忽然迸出三昧性火自焚。五色祥雲繚繞不散,一時異香遍聞,舍利雨下。

  而後四眾建塔在寺裡,永遠鎮守於山門。太守奏聞於朝廷,奉皇上旨賜號廣慧慈濟寧化仁德大師。

  按闍黎,實在是文殊菩薩顯跡來示化人間。以上大士應化的事蹟,流傳民間,信而有徵。誠然是極為偉大而受人崇敬的一名菩薩。

最近修改時間 : 2019-10-18 15:1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