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代高僧大德的故事》- 一行(言無虛出)

0
點擊 27
發表於 2019-03-26 14:41:43

《歷代高僧大德的故事》- 一行(言無虛出)

轉貼自:www.lianhua33.com

一行(言無虛出)

一行和尚,在中國科技史上曾書寫了驕傲的一筆:在世界上首次算出地球子午線的長度。他本名張遂,钜鹿人(今河北巨鹿縣),出身於名門,他的祖父便是唐初的權臣郯國公張公謹。

一行自小就聰明伶俐,在孩子堆裡特別顯得老成穩重。當時北宗禪大師神秀的高足普寂禪師經常宣講一切無不是緣起,佛性無所不在,吸引了許多信徒。少年一行也夾在人群中聽講,聽得如癡如醉。普寂的話有如一道閃電,擊穿了一行心中的混沌,讓他瞥見了世間的熱鬧不過是虛幻的七寶樓臺,成見像敗葉一般紛紛掉落。於是要求拜普寂為師,毅然削髮出家。

一行本來就記性奇佳,早年博覽經史,過目不忘,念誦經法,更是如印印泥,爛熟於心。有一次,普寂召集研討佛理的大會,各地的僧人紛紛赴會,極為熱烈。當時普寂有位居士朋友,名喚盧鴻,為人倨傲,對佛學造詣頗深,隱居在深山裡,朝廷屢屢徵召他出來做官,此人都堅決推辭。這回,大會的主持人先請他做了一篇開場白,稱頌法會之隆盛。盧鴻搜腸刮肚,苦心經營。這日來到寺裡,從衣袖裡抽出文章,放在書案上,便跟普寂品茗。開會的鐘聲響過,盧鴻放下茶杯,說:“我做這篇文章,洋洋灑灑數千言,而且文字古奧,用典生僻,請大師務必尋一位俊朗徒兒宣讀,讓他來這裡先讓我指點一下。”普寂於是招呼一行進來,一行拿起那篇文章,面帶微笑地流覽著,然後又放回書案上,不發一言便走了。盧鴻大為不滿,心想這後生竟如此輕狂不遜,可見佛門有漏啊。他和普寂步入禪堂,只見黑壓壓坐了一地和尚,鴉雀無聲。一行闊步向前站定,朗聲背誦盧鴻的祝詞,抑揚頓挫,竟無一遺漏錯誤!盧鴻驚愕得兩眼發直,呆了一會,才喃喃自語,讚不絕口。他跟普寂說:“此人非大師所能教導了 , 應該讓他遊學四方。”普寂點點頭。

從此以後,一行雲遊天下,遍訪名師,往還問學。一行對陰陽星相之學又發生了濃厚的興趣,對有關的書籍無不加以精詳的研究。他聽說天臺山國清寺有位僧人精通卜算之術,於是不遠千里地尋訪去了。

這一天,一行風塵僕僕來到國清寺,只見一個清幽的院落,門口流著一條溪水,裡面長著幾十抱粗的古松,綠意濃得要流下來,空氣安安靜靜的,似乎不敢驚動。一行站在門外,聽得牆裡在擺佈竹運算元,聲音清脆而又遙遠,一種神秘混雜著興奮,湧上了一行的心頭。一會聽見裡頭一位僧人對徒弟說:“今日該有人自遠方來,求學我的演算法。計算起來,現在應該到了門外,奇怪,莫非沒有人引導?”一行又聽見竹運算元響了一下,僧人接著說:“門前水合卻西流,弟子當至。”一行低頭一看旁邊的清溪,呀,怎麼回事?溪水真的掉頭向西流淌!一行大喜,立刻推門而入,恭恭敬敬地請求學習。僧人微笑著,把蔔算的要領都悉數傳給他,這時,門外的溪水又重新向東流去。這件事情非常轟動,一行的聲譽像安上輪子一樣傳遍各地,達官貴人們走馬燈似地來問卜,連玄宗皇帝都聽得動心了。於是下詔召一行入宮。想查驗一下他的本領。

“師父有什麼才能?”玄宗劈頭便問。

“並無擅長,稍微能記憶所覽。”一行回答。

玄宗馬上命中待取過宮人名冊,遞給一行,將信將疑地瞧著他,一行從頭至尾看了一遍,合上名冊,開始背誦,簡直就像清點自家珍寶,一口氣背了幾頁。皇帝忍不住走下丹陛,合掌行禮,連聲道:“師父真乃神人。”

一行由此頗得玄宗的尊敬和信任,玄宗不時召見他,詢問安國撫人的方略。

當時有位叫邢和璞的術士,道行高深莫測,曾經跟人說:

“一行和尚確是神人。漢朝的落下閎制訂曆法時預言說,日月運行八百年後,曆法會誤差一天。屆時將有神人出現來修定它。今年剛好是過了八百年,恰好是一行撰成《開元大衍曆》,正應驗了落下閎的話,一行若非神人那能做成這事啊。”

一行此時名聲如日中天,又得到印度僧人金剛智和善無畏兩家密宗大師的傳承,內外家功夫造詣都極深厚。他又殫精竭慮,和工人們造出黃道遊儀,星辰運行變異,即時測知。

一天傍晚,一行從興唐寺出來散步,打算驅除一日工作的疲勞。快回到興唐寺時,暮色中撞出一個人,拜倒在一行跟前,哭哭啼啼。一行定睛一看,原來是先前的鄰居王老太太,曾經接濟過一行,一行成名顯赫後,倒是時常掂記著要報答她的。

“王婆,請起,小僧常思報遇之恩,只是無緣。何事如此?”

“我那兒子不合殺了人,師父您是天子的紅人,要設法發慈悲免他一死,可憐我老太婆無人贍養啊。”老太太聲淚俱下,極為淒慘。

一行心不為難,只得說:

“國家的法度森嚴,豈能由我說了算?不如我讓僧人給你些錢物,你自己安排一下生計吧。”

老太太一聽,便從地上跳起來,指著一行的鼻子破口大駡:

“你在繈褓中,我就奶過你,後來無日不給你吃喝,怎麼長成個人模狗樣,就渾不記得當年啦!”

老太太哭著走開了,一行到底心性慈善,坐了一個晚上,默默無語,悶悶不樂。受人滴水之恩,當以湧泉相報,我佛以慈悲方便利他為務,救人一命才是,一行心下漸漸明朗,於是運起竹籌演算了一番,招呼僧徒進來。

“你們拿一個布袋去某某僻靜之處,守候到午時,如有活物出現,捉入布袋裡,速速回來。”

第二日中午,果然有一隻母野豬領著七隻小豬,走到那裡,僧人們分頭捕捉,只走脫了母豬。一行早在寺裡準備一口大甕,把小豬一隻隻扔進去,蓋好蓋子,又用六乙泥封死,接著口裡念念有詞,讀了幾篇胡語咒詞。徒弟面面相覷,又有些興奮:師父不知又要幹些什麼?

第三日早晨,內待捧著皇帝的詔書急匆匆跑來,拉著一行進宮。玄宗問:

“司天監報告說昨晚空中北斗七星蹤影全無,什麼緣故?”

“以前北魏時火星也曾失蹤過。這些異兆是上天對陛下的警醒。老百姓生活不安定,也會招致天災,唯有皇上表明政治清和來感動上天,才能避免災禍。最急切最明顯的措施莫過於拯救生命,佛家認為慈仁之心可以降服一切魔障妖孽。依小僧陋見,不如大赦天下。”一行不慌不忙地回答。

玄宗即時下詔赦免一切罪犯。當夜,北斗七星又在天幕上閃閃生輝。一行的通靈法術實在不可思議。

玄宗在為明宮時,時常秘密宣召一行,問他有關社稷吉凶以及國運終結的問題,一行總是很謹慎地岔開話題。有一回皇帝尋根究底,一行被逼得沒辦法,只好含含糊糊地:

“陛下當有一次萬里之行。”又說:“社稷畢得終吉。”

皇帝一聽,頓時洋洋得意。一行又送給皇帝一個金盒子,形狀如同彈丸,裡頭放著一樣東西,一搖動便發出響聲,但盒子卻打不開來。一行意味深長地說:“到了緊急關頭才可開啟。”

後來安史之亂,玄宗到四川避難,倉惶中都忘了這事兒。到了成都,突然想起要開啟這個神秘的盒子,打開一看,原來是中藥裡的當歸。玄宗說:

“法師原來知道朕逃難到四川就該回京城了。”

後來又到了成都西郊的萬里橋,記起一行說的“萬里行”。不覺黯然,同時也不住驚歎一行的料事如神。便命令侍隊焚香祝禱,對一行表示謝意。一行果是言無虛出,唐昭宗起初被封為吉王,他的太子封為德王,唐朝天下在他手裡被梁滅掉,正應了一行說的“社稷畢(得)終(吉) ”。

開元十五年九月,一行在華嚴寺病重,仍強支病體,坐車進宮向皇帝告辭。這天夜裡,玄宗夢見自己飛行在寺院上空,俯視下面,發現一片破敗景象。早晨醒來派人去驗看,原來一行病危。於是下令讓京城裡的名僧做盛大法事,為一行禱告平安,一行的病因此稍好轉。

十月八日 ,一行顯得身體康復,突然用香水沐浴,更換潔淨衣服,然後趺坐入定,平靜地去世了。又有一種說法,說一行辭別玄宗後,便東去嵩山拜見師父普寂。當時河尹裴寬正在普寂處,普寂說:“有些事要處理,閒暇再與官人敘談,您先請休息一下。”說罷便親自灑掃庭院,然後在堂上燃起香靜坐,似乎在等待什麼。一會,僧徒拍門報告說:“天子師父一行和尚來了。”一行神情恭敬嚴肅,先伏在地上摸普寂的腳,然後又附近普寂的耳朵竊竊私語。見普寂不住點頭說:“可以可以。”一行說罷又行禮再三,然後緩步走下臺階,進入南廂房,閉緊門窗。這時,普寂睜著滿是悲憫的雙眼,舉手示意僧徒,平靜地說:“去敲鐘吧,一行已經滅度。”

旁邊的僧眾如聞霹靂,急忙跑去南廂房,看見一行瞑目而坐,紋絲不動,一探鼻息,已經沒了。於是弟子們大放悲聲,撼動山谷。

一行的遺體停放二十一日,面目如生,更奇異的是,毛髮繼續生長。

皇帝得知後非常悲痛,他明白唐朝的前程再也沒人能認認真真地告訴他了。

最近修改時間 : 2019-09-16 07:0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