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同修吃素、念大悲咒的感應

10
點擊 3557
發表於 2013-06-07 12:40:31

一位同修吃素、念大悲咒的感應

(轉貼至網站:http://www.buddha-hi.net/re/thread-9492-1-1.html)

1994年前我接觸佛法,一讀金剛經,深合我意,馬上就發心皈依。但是我對吃素一說,頗為不解,既然金剛經說,萬法唯名,應無所住,煩惱皆因執著,放下隨緣即得自在,為什麼還非要執著一個吃素呢?

我去問我的皈依師,他給我說他正忙著,以後有空再告訴我。我去問那些老太太,也沒有人能夠打消我心中的這些疑惑。這些問題就這樣憋在了我的心裏。

到了皈依的那天,懺悔皈依了以後,師父開示皈依的功德,講著講著,就講到了輪迴路上,因果相續,互相殺戮,今天我吃你,明天你吃我,苦不堪言的道理。

師父以他七十高齡健康的身體以身說法,吃素不會妨礙身體的健康。回去以後,我就開始有意識的吃素。

當時我父親吵著鬧離婚,母親要我回去勸說。我啟程之前發願吃素,願菩薩保佑他們和好。在父母家待了近半個月,托菩薩的保佑,他們和好了,父親表示願意撤回離婚起訴。我於是乘船啟程回家。

但是,在回家的路上,我忘記了吃素的誓言,吃了一碗餛燉,當天晚上開始拉肚子。到第二天船到碼頭時,我已無力下船,被人背下船後,坐計程車回家,家人立即把我送進了醫院。我不能吃任何東西,下面泄的都是血。

霍亂痢疾我都聯想到了,懷疑一定是船上吃了不乾淨的東西。但是化驗檢查的結果連痢疾都不是,只是一般性的腸炎。住院一星期後,勉強出了院。

至今,我仍認為不是因為食用不潔食物所致,那一碗餛燉也並非不潔,因為當時有很多人與我一塊吃,他們都沒事。

這時我身體很虛弱,家人給我熬了魚湯,但是一吃魚湯,又開始下泄。改吃素食後,才慢慢恢復正常。但消化仍然不好,我心裏很想吃長素,戒絕葷腥。但是又恐家人不允。

一天,我和丈夫到寺廟請到一本大悲咒,回去後,我開始照著注音誦讀。慢慢地過了一個月左右,就可以背誦了,我不分白天黑夜,只要警覺,馬上提起念頭誦咒。

誦到後來心中自然有咒,誦咒和日常說話做事可以同時進行。有許多不可思議的感應。

第一條感應:治病。那時我的腸胃很弱,有時吃稍微多點就消化不良,特別沾了葷腥以後,就更難受。我堅持誦咒,一兩小時以後,一般都可以得到解決。

第二感應:滿願。我當時很想吃長素,但是擔心沒有足夠的理由說服丈夫和親友。

就在我出院後不久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天快黑了,下著雨,我一個人抱著孩子打著雨傘,艱難地沿著一坡石梯路往下走,走著走著發現手裏的孩子沒有了,我傷心惶恐地大哭起來,發瘋似的四處尋找。

很多人來幫我找,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傷心欲絕的我,突然跑回出事的地點。天黑黑的,雨還在不斷地下,那裏有一坑雨水積成的水氹,我撲通一下跪下去,向著十方不斷地磕頭,口裏叫著: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吧!我今生今世只要這一個孩子,請你幫我把她找回來吧!我願身身世世,不沾葷腥!話音剛落,一股神力,將我拋向空中,頭頂向下,向那水氹直落而下,落了很長很久,終於到了底。這時我才明白,原來我的孩子被我丟落水氹中,已經淹死。

我想,這兒如果不是水底龍宮,就是閻羅殿了。這時出來了一個大約五十左右的老年人,我問他要孩子,他打開一道門,那裏坐著一位年輕女子,示意我找她。

我說明我的來意,她把手一揮,頓時一陣大風,要把我刮出去,我忙念觀音聖號,風立刻停止了。她無可奈何地對我說,既然是觀世音菩薩叫你來的,我們只好放人,但是你孩子來這裏七天了,你看怎麼辦吧!

接著她打開了一道門,一陣寒風從裏吹出來,我跟她走了進去。我想孩子是一定是能尋回去了,一顆心終於放了下來,就醒了。醒來以後,我發現自己一身的冷汗,衣服被子全濕了。

我馬上推醒了丈夫,向他述說了可怕的夢境。丈夫對我夢中的真誠發願非常感動,馬上表示支持我。

從此,我開始吃長素,這個感人的夢境,說服了許多企圖說服我的親友。(說明,我的女兒已經13歲,讀初中,學習好,很聽話的一個孩子,身體也很健康)

第三條,護法。我剛開始吃素食的大約半年的時間,幾乎夜夜做著同樣的一個夢,嘴裏邊誦大悲咒,邊吐著各式各樣酸臭的東西,有時這些東西吐出來很長,並且有人在幫我往外面拉。後來師父告訴我,這是菩薩在幫我清理身體。

第四條,斷疑生信。我那時開始如饑似渴地搜尋佛經典籍閱讀,每每有許多不解之處,甚至覺得佛經雖好,義理卻相互抵觸,疑惑叢生。

特別是那些話頭,讀起來玄之又玄,不知所以。周圍又找不到人可以請教,我去寺廟找我的皈依師,但他不是太忙就是不在。這時我已開始默誦大悲咒,每每這些疑惑都能在聲聲咒語中,心境闊然,豁然領悟。

但是,了義與不了義,般若與因果,空宗與有宗,大乘與小乘,在我心中仍存抵觸,不能解決。在我誦咒後三個月的一天,我有幸得到了妙華蓮華經,一讀之後,疑惑頓釋,從此我對佛陀的所有說教,深信不疑。

第五,消業破障。在我學佛三年左右的時候,遇到了一個非常嚴重的業障,那就是感情問題。我遇到一位出家的師父,他很有智能,有信仰,品格高。初與他相識,許多見解不約而同,與他交談真是一種享受,真有相見恨晚之感。

到他那兒去的人很多,不管什麼人,不管這些人有什麼煩惱,他都能夠在談笑之間,與之冰釋。我很喜歡去他那兒,看著來來往往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懷著心事憂愁而來,歡歡喜喜而去,我也在其中領會了不少做人、修行的道理。

慢慢的,我發現,我越來越喜歡去他那兒,而且有一種情感在不由自主地誕生。我和我的丈夫是經過一番轟轟烈烈的戀愛才結婚的,我們的感情很深,我們既是愛人,也是最好的朋友。

我是過來人,知道愛情是什麼滋味,我認識到這種感情,又正向我走來。從此,我見到他,心裏有一種特別的緊張感。

我開始命令我自己,不可以去他那兒,我也真的做到了,並且也沒有特別難過的感覺,我又懷疑自己是不是有點神經過敏。但是我不能阻止不去想他,一想到他,我的心就像刀絞一樣的痛,我的經驗告訴我,這明明就是通常說的愛情。

我很痛苦,我可以不去見他,但是我不能阻止我的心不去想他,這種刀絞一樣的痛,讓我非常難過,我甚至向我丈夫坦白,希望他幫我解脫,他也沒有辦法,但是他說經過這件事,他相信那位師父真是一位道德高尚的人。

這時,我想到了大悲咒,想到了觀世音菩薩,我開始默誦大悲咒,求觀世音菩薩幫我解脫。

有天晚上,我誦了一夜的大悲咒,作了一個長長的夢,有一雙手,撫摸著我的心,慢慢地、慢慢地,我的心不痛了,並且感覺這雙手把心轉了一個方向!醒來以後,這種痛心的感覺消失了,我很高興,終於得到了解脫,又可以時時去師父那兒聆聽教誨了。

我曾經向我一個朋友吐露過,她非常羡慕我,有這種美好的情感經歷,她問我:你為什麼不去告訴他,追求他?為什麼要委屈自己?扼殺自己的情感?

很多人都說,如果是我,我一定要去對他說。追求高尚的智慧和情操,與這樣的人結為眷屬,朝夕相處,可以說是我們每一個佛教徒的理想。志與道的相合,心靈的撞擊,是最能誕生愛情這種美好情感的。

但是,作為出家人,他們為了普渡眾生的崇高理想,已經放棄了世俗的男女愛情。我怎麼能夠去告訴他,追求他呢?

我反覆地告誡自己:第一,如果他真如我心中崇敬的那麼高尚,我這麼做就是在給他出難題,我既然崇敬他、熱愛他,就不能拉他的後腿,把他拖入輪迴的深潭; 第二, 如果他不像我想像的那麼高尚,信仰不堅、情根不斷,這種人就不值得我愛,況且我這麼做,無疑是在破壞他的修行,破壞我心目中大眾心目中的完美僧眾形象,破壞我心中的美好情感。所以,我始終沒有和他談起過心中的這段波瀾,而是自己在菩薩的幫助下,割捨了這段情感。

經過那樣一個晚上的心靈掙扎以後,我認為我已經解脫了這段情感,恢復了和他的交往、請教。但是,過了一兩年,我有一個機會去外地進修一年,這時我才發現,當初菩薩的幫助,只是暫時解決了問題,

並沒有把這段愛情從我心中連根拔除,它又在死灰復燃,我心中充滿了無奈,又開始誦持大悲咒。這時,我身邊的一個朋友也發生了問題,他愛上了當地的一個女孩子,又不準備與自己的女朋友分手。這女孩我見過,漂亮、溫順、善良,很逗人喜歡的,真不忍看到她涉足這麼一個沒有結局的愛情。看著朋友在感情與道德之間無力的掙扎,我想幫他。有一天晚上,我勸他說你已經有女朋友了,別誤了人家女孩子,他說,你少勸我,是她自己喜歡我的。我說,那我碰到她,好好勸勸她,別這樣害了自己也害了別人。他說,看來我要想辦法不讓你見到她了。我聽了以後,心中非常的悲哀,這個傢伙,一點也不為人家女孩子著想,怎麼這麼自私?!這麼自私!我一面走,一面這麼憤恨著、想著,突然心中豁然開朗,明白了愛情是怎麼一回事!

原來,我們自認為戀愛了,愛上了外面的某個人,其實我們並非真的愛上了外面的某一個人,其實我們愛的是我們自己!我們愛的是自己心靈中的一個影子,一個理想的影子,幻想的影子。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喜好、理想和追求,把這些喜好、理想和追求集中起來,形成了一個幻想的影子,一旦碰到一個條件與這個幻影相似的人,就不由自主把這個幻影套在這個人的身上,認為這就是我們苦苦追尋的愛人!拼死拼活的去愛這個人,追求這個人。

其實我們愛的是自己心靈中的幻影,這就是為什麼愛情經不起時間的考驗,經不起變化的考驗的理由所在。因為我們心中的那個理想的幻影在不斷地變,隨著時間、年齡、閱歷、文化、修養、條件、環境、習慣在不斷地改變。

我明白了,我心中的那個愛情,不過是這樣一個誤會,而所有的愛情都是這樣的一個誤會。我之所以喜歡那個出家的師父,只不過是因為我們有同樣的信仰,同樣的價值觀,同樣生命目的,同樣的人生理想和追求。

他學佛在先,佛法比我學得好,智能高,戒行好,道德高尚,得到了我的認可,不知不覺中,我把我的理想偶像、人生目標套在了他的身上,所以發生了這樣的誤會。既然這樣,我何必把我的理想往他身上套呢?

我往我自己身上套,把他作為我前面的一個榜樣,自己努力去修行,把這樣的人生理想在自己身上實現,不就行了嗎?至此為止,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我已經戰勝了我自己!真正從這個泥潭裏走出來了。現在我們全家都尊他為師。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這種事情能夠發生在我身上,我相信也會發生在其他人的身上,能夠發生在我這個佛教徒的身上,也能夠發生在其他佛教徒的身上。

我之所以把我的這段經歷寫出來,是因為我覺得我能夠得菩薩的加被,從感情的漩渦裏走出來,經歷了太多的掙扎,吃了太多的苦,終於認清人類愛情的本來面目。

希望能夠幫助與我有類似痛苦的人,類似心願的人,得到與我一樣的解脫。這樣,我的苦才沒有白吃。

我碰到過有類似問題的佛教徒,拿大道理開導過他們,我說你好好地問問自己,把愛情的真面目認清,就能夠解決感情的問題,但我始終不敢把這些寫出來。

因為我愛面子,不敢面對自己的過去,也害怕傷害與這段經歷相關的人。今天我勇敢地把它寫出來,它是我心靈掙扎的歷程,願讀到這段文字的人,同我一起感念菩薩的慈悲和智慧,得到同樣的受益。

第六,得見菩薩。在我誦持大悲咒三年左右的一天淩晨,醒來後我開始默默地誦持大悲咒,突然我的腦海裏閃現一個念頭:菩薩在幹什麼?立刻,我雖然閉著眼睛,屋裏的一切卻歷歷在目,菩薩浮現在我的對面床頭的上空,她的模樣與我家裏供奉的瓷像一模一樣,但是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她身體微微煥著金色的光芒,雙腿雙盤,一手持佛珠,一手舉在胸前。口中微動,手指輕撚佛珠,低眉,眼觀鼻、鼻觀心,正在專心致志地念佛!佛珠有節奏地撚動,我也隨著她撚動的節律,默默地持咒。

我是一個業障深重的人,學佛以來,在菩薩的加被、護佑下,披荊斬棘,掙扎向前,有了一些可喜的進步。今天把它寫出來,以感念菩薩的恩德。

最近修改時間 : 2024-02-25 22:2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