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寶法王噶瑪巴的出生與六字大明咒──第四世噶瑪巴的出生

3
點擊 2704
發表於 2013-08-24 13:53:31

大寶法王噶瑪巴的出生與六字大明咒──第四世噶瑪巴的出生

一出胎時就身放異香、結金剛跏趺坐並且持誦六字大明咒「嗡瑪尼貝美吽!」

柔培多傑于藏曆金虎年(西元1340,元順帝至元六年)三月初八清晨誕生于貢波省的阿拉瓏地方。他的父親叫索南‧東珠,他的母親佐莎宗著是位智能空行母。當他住母胎時,就可聽見他在念誦大明咒,他的身體經常擺出一些奇特的姿勢使得他的母親覺得搖晃不平穩。

當他一出胎時就身放異香結金剛跏趺坐並且持誦六字大明咒「嗡瑪尼貝美吽!」,接著他便開始念誦藏文的字母。

洛佩多傑的父親對這些現象感到懷疑,但是他的妻子告訴他不必懷疑,因為她懷孕時,夢中已經有很多吉兆顯示將有一位元轉世的上師降生。三歲時他被帶往娘坡,在那兒他告訴他的母親說:「我是噶瑪巴西(第二世大寶法王),這兒有我許多弟子,所以我又回來了,以後您就會知道!」。

隨後他自然的以阿彌陀佛的姿勢坐著進行禪定,告訴母親這就是他在母胎中的座姿之一,並告訴他的母親不要向其他人提及此事。柔培多傑再告訴他的母親他最後將再回到祖普寺及噶瑪貢寺,同時他在中國皇宮中已有了眾多的弟子了。

  不久,一個在貢波省尋找噶瑪巴轉世的隊伍,聽聞了這名不凡的小孩。在前世噶瑪巴的私人秘書帶領下,他們找到了這位轉世靈童,並且確信他即是噶瑪巴的轉世,然後他們將若佩多傑帶往岡波巴的達拉寺。抵達該寺時,若佩多傑指著歷任噶瑪巴塑像告訴大家--那就是我!

  曾經有位叫做貢嘉的行者詢問若佩多傑關於兜率天的情況,因為前世噶瑪巴的一位弟子曾在定中見到噶瑪巴住在那兒。若佩多傑回答他說:「是的,我曾以獨角獸的形像前往那兒,有時則以兀鷹的形相。兜率天其實並不遠。那兒所有的水都是靈藥,所有的石頭都是寶石。人間的物品在那兒絲毫沒有價值」。

  六歲峙,若佩多傑自他前世的弟子托登·耶·嘉華處領受了沙彌戒。當被問到有關過去世的事情時,若佩多傑回答:「我是若佩多傑和噶瑪巴西。我曾到過中國,鎮定蒙古軍隊。我就是從雲端觀察的人,我的上師是空性,而我是你們的上師。現在我有三個化身。一和寶智菩薩在一起,一在不動佛淨土,我則是第三個化身。也許現在你們會懷疑我,但不久你們都會成為我的弟子。」

  同時,若佩多傑開示道:「眾生具有宗教情操的不多,他們在生活中造業甚多,這是促使第三世噶瑪巴不願多留在世間的原因」。又說:「讓炯多傑具有無盡的慈悲,而他的弟子也非常虔誠。由此二因的結合,使得他的形像在滿月中出現。」

  孩童時代在夢中,他曾訪問空行母所居住的蓮師空行淨土,金剛亥母授予他深奧的教法。在另外一個夢中,若佩多傑旅遊到觀音淨土普陀拉。他以清淨的直觀見到觀音菩薩的壇城,內心因而生起了大手印的了悟。

  九歲時,他開始深入地研究上樂金剛本續(一本有關“大瑜珈女本續”的書籍)、彌勒五論及無垢友的心髓教法。他獲得了所有甘珠爾以及那洛六法的傳授。隨後他至倉裏遊歷,在那兒他見到了噶舉傳承的上師們,並且接受「咕嚕咕咧」的秘密儀式。

噶瑪巴再旅行至楚布寺,隨後即轉往帕莫寺,在那兒他闡述了他對於無二的見地,並且親見金剛亥母。

  十三歲時,他造訪拉薩,並受到統治者泰錫杜仁波切莫昌楚嘉稱的尊敬。噶瑪巴在城中到每間主要的寺院佈施供養,並且有許多見到護法的吉兆。到中藏時,途經達拉岡波,即岡波巴大師的寺院。在他看來,這座寺廟有如寶飾莊嚴的佛塔,為諸佛菩薩和聖者所環繞。然後他再回到 楚布寺繼續學習,當他到達時,曾在勝觀中受到金剛亥母的啟示。

  14歲時,為了準備接受剃度和受戒,於是他開始研究毗奈耶。隨後他在楚布寺接受了「敦珠帕」仁波切正式剃度,而為了堅固其出家生活,故被賜予「法稱」的法名。他獲得了律藏及卡瑞卡(注2)和波羅提木叉(注3)的教導,同時他也接受了紅色的文殊菩薩(注4)的灌頂。 若佩多傑也曾見過金剛手菩薩及其他菩薩的示現。

  敦珠帕仁波切喚起噶瑪巴豐富的杜松虔巴傳承的認識,而在禪定中,他看到了杜松虔巴有如天上的繁星一樣多。接著若佩多傑修學長壽無死化身的阿彌陀佛法。他閉關專修此法,並經由禪修和夢境澈底了悟此法的實義。

  若佩多傑所學極全,尤其是和雍敦巴喇嘛學習噶舉和寧瑪的教法。十八歲時若佩多傑自敦珠帕仁波切處接受了具足戒。有一段時間若佩多傑研讀哲學並和楚布寺最著名的喇嘛進行辯論。

  同年他遇到有名的薩迦傳承喇嘛索南嘉晨為他傳授紅觀音的灌頂。當他們兩位相遇時,雙方都認出對方的修行成就。隨後若佩多傑邀請裏沃奇的甯瑪巴的經論大師嘉瓦雍敦巴來訪。雍敦巴同時也是噶瑪噶舉的傳承持有者,他由讓炯多傑處得到此傳承。

  當若佩多傑會晤雍敦巴時,便自然無作的了悟了寂靜和念怒本尊的壇城,雍敦巴並將帝洛巴的秘密教導傳授給他。有一次雍東巴曾詢問若佩多傑有關他前世(即讓炯多傑,雍東巴的上師)的一些事情。年輕的 若佩多傑告訴雍東巴他如何使蒙古人改信佛教以及他至各地遊歷的許多事蹟。

前往中國

  藏曆土狗年(1358),若佩多傑時已達十九歲,此時他已通達寧瑪派最高教法 --大圓滿的證悟。若佩多傑一直對印度的詩學感到十分興趣。在空久時,他曾夢到文殊菩薩的佛母,亦是代表藝術化現的妙音佛母給他一壺酸乳酪,要他喝下。而次晨 若佩多傑便發現自己有了瞭解詩學的新力量。若佩多傑嚴守戒律,他禁止任何人把肉帶至他的面前。他總是在身旁放了許多經典,據說他能在夢中讀書。若佩多傑精通超過六十種的文稿,並且總是由於他豐富的知識使老師們覺得很驚奇。

  有一次在德千,若佩多傑詳細地描述了中國皇宮太雅圖的情形,並提及居民和某些官員的名字。他說:「記住了!不久當我們抵達兒後,你們將發現這一切都是真實的!」很快地, 若佩多傑便收到一封邀請他到中國的信。五月二十日,元順帝因為渴望重續與大寶法王的師徒因緣,禮請他至中國弘法。

  年方十九的若佩多傑啟程前往中國。突然間閃電大作,但並未造成任何傷害,所以噶瑪巴認為是瑞兆。在旅程中,噶瑪巴以大部分的時間撰寫法本,傳播教義並且為人民加持。噶瑪巴教導人民去除暴力,開啟愛心;而對於已開始在做實修的行者,則授予大手印那洛六法。在中國邊境的某地,他遇見五位印度聖者供養他三件寶物:一件是佛陀禪定的雕像,另外二尊則是龍樹所作,詳述佛陀一生傳奇的塑像。

  當噶瑪巴一行來到夏渥時;蒙古使節建議他向當地的民眾徵用牛、馬和挑夫等。但若佩多傑說:「請勿向居民要求任何東西,一切我自會準備,我們不要加重人民的負擔」。即使如此,當地人民仍竭盡可能地供樣噶瑪巴。

  若佩多傑在旅途中經過文殊菩薩的道場五臺山,他曾前往各台朝拜,並在這段期間內,若佩多傑做了一系列的丈殊菩薩贊。

  途中噶瑪巴曾受僧伽師利王子之請,到該國訪問,並舉辦一場短期法會,教導朝臣及社會大眾。若佩多傑亦修法幫助該地居民消除了一場農作受到嚴重威脅的蝗蟲之災。當他經過許多小國時,亦協助平靖了其間許多黨派的紛爭,同時為許多盟約的簽訂做見證。他捐出極多財富,用以維護和平以及興建寺廟,使該地成為弘揚噶舉佛法的地方。

  接著他到明雅弘法,並安排一位層反叛可汗的至得以赦免,並逐步灌輸民眾對於非暴力生活的觀念。

抵達大都

  終於在藏曆金鐵牛(1360)十一月十八日噶瑪巴一行人抵達了大都皇宮並受到元順帝托洪帖木兒的熱烈歡迎。元順帝是前一世噶瑪巴的弟子,因此當他見到若佩多傑時顯得特別的欣喜。元順帝對噶舉教法深為虔誠,且其誓願真實,所以噶瑪巴將三個最主要的噶舉傳承教法傳授給他;即金剛亥母、那洛六法的灌頂,另外他則給予皇帝大手印教導並且撰寫了許多有關的論。

  噶瑪巴在中國待了數年,同時也建造了許多寺院。若佩多傑也給皇室子孫奠定了佛教基本戒律的基礎,並逐步教導漢人、蒙古人以及其他少數民族在宗教和平方面的思想。元順帝則以釋放囚犯、並免除法王之僧眾在宮中的禮儀做為對上師的報答。在中國期間, 若佩多傑的慈悲佛行擴及醫療以及消除惡劣的氣候。造訪西北部的青海省時,噶瑪巴寫了一篇對當地人們有很大利益的文章。

  有次,若佩多傑造訪甘肅省某一處寺院時,在靠近寺院法座處出現了一株以前從未見過的花。這朵花有一百枝莖,卻只有一個根部;每根莖上有一百朵花而每朵花有一千瓣的金色花瓣;中間還有一紅色的雌蕊及黃色的雄蕊。此時當地發生了嚴重的瘟疫,噶瑪巴很快修法平息這場瘟疫。

  在另一個地方,噶瑪巴舉辦了一埸盛大的法會,相當多不同民族的人民前往參加。在他法座左方是蒙古語和維吾爾語的譯者,右方則是米娘語和漢語的譯者。因此他的弟子便能清楚地瞭解他所說的教義。噶瑪巴使得來自上述四個地方的官員及要人均能踏上菩提正道。噶瑪巴已慈悲平息叛亂,抑止饑荒,並且解除乾旱。

  在中國行化三年後,有一次在夢中,若佩多傑得知元順帝的壽命將盡,於是他說:「災難將降臨至皇宮了,我必須立刻動身前往西藏。」當時聽到噶瑪巴如此說的大臣們都感到很不安,不准他離去,希望噶瑪巴以神通為他們消彌災禍。噶瑪巴說:「在廣大的人民面前,神通其實是最後的方法。一位比丘的職責不應是示現神通,而是到將有和平降臨的地方,藉著慈悲將佛陀教法傳播至眾生。」這些話被官員們記錄下來,並視為聖物保存著。

西返故土

  木虎年一月噶瑪巴啟程,途中他仍致力於人民的福利事業。他和薩迦派的喇嘛拉千索南梭羅共同合作,解救了許多罪犯的性命。然後他來到明雅地區,在那兒他遇見了拉特那王子和龐雅達裏公主,並向他們傳法。,在喀拉建立一所新寺,並廣為說法。在左貢孟奇, 若佩多傑建造了一座寺院,立下一道規定:凡是於某一日接受加持的人們不可於隔日再至該寺領受他的加持,以便讓每一位想見他的人都能在最短的期間內實現願望。若佩多傑向來如此無間斷地為人們祈禱,並曾經持續地為人們祈禱長達九十天,而不休息片刻。

  旅程中,若佩多傑的作息在修行、傳法和佛行事業之間交替著。他將自己所收到的供養全都轉贈給需要的個人或社區。當他們一行來到西藏東北的空久地區時,該地正在蔓延天花。人們請求噶瑪巴驅除傳染病。噶瑪巴回答說:「可以,但請不要叫醒我!」然後就睡著了。過了一段時間,寺院的屋頂發出一聲巨響,同時噶瑪巴也醒了。次晨 若佩多傑說:「我化作金翅鳥(注5),吞食了散播傳染病的惡魔,摧毀產生天花的不諧力量。」。他對人們曾聽到大鵬鳥在屋頂上造成的聲響表示驚訝,因為他說雖然他化作金翅鳥,隨後又在寺院的屋頂降落,但那實際上只是一種無相之心的活動和起用。當然,這場傳染病也就完全地消失了。

  有一次,他由於患感冒而修藥師佛的法。在禪定中,藥師佛授予他水晶缽,而在飲後病自然痊癒。據說他能在自身的脈中看到五方佛,又能在一粒微塵中見到諸佛的淨土。有一次,他以十個不同的化身,分別在十個淨土,聆聽十種不同的教法。這些均顯示了 若佩多傑在一切現象的體驗中對於佛性的證悟。噶瑪巴在勝觀中曾化為觀音菩薩到地獄去,以大悲甘霖熄滅了眾生的嗔恨之火,而消除了眾生由於強烈的嗔心所造成的痛苦,並使他們回復到建全的心靈;此顯示出其自然生起的大悲心。

聖童宗喀巴

  當噶瑪巴來到喀喀諾湖附近的宗喀地方時,若佩多傑給予當地居民幫助、並教導他們佛法。在喀喀諾湖他完成了「正見除暗」一書。也就是在此地,某日,一個家族帶了一名小孩向噶瑪巴請求授予沙彌戒,但噶瑪巴反而給了這名小孩俱足戒,取名貢噶寧波(慶喜藏)。噶瑪巴預言道:「這是一位聖童,將對眾生有大利益,他將是來到西藏的第二尊佛」。這名小孩便是羅桑達巴,也就是偉大的格魯巴教派創始者宗喀巴。

雖然當地人們希望噶瑪巴能再待上一段時間,但他卻決定離開。

西藏第一面大佛像

  一天,龐雅達裏公主告訴噶瑪巴她作了一個夢,如果有人能造出如揚彭岩大小的佛像,將對所有眾生充滿利益。噶瑪巴告訴公主說:「那就作吧!我會協助你。」當工匠不知如何動手時,噶瑪巴親自騎著馬在山上的斜坡踏出佛像的初稿,再以白色的小石鋪設出佛像的輪廓,以此法造出的佛像尺寸十分完美。接著七百名工匠完成了背飾的部分。噶瑪巴為工匠們祈禱,希望建造佛像的工程順利完成,而他也親自監督所有的工程。當工程完成時,中央佛像左右兩耳為十一臂寬。左右兩方分別是文殊菩薩和彌勒菩薩的佛像,而蓮座下方則裝飾了各種形態美麗的鳥及動物。在吉祥日,這對佛像由噶瑪巴親自裝置於巨岩上。

  在工程完成後,龐雅達裏公主將它贈予噶瑪噶舉教派,並且保存於娘坡。她邀請噶瑪巴至六平山,當噶瑪巴抵達該地時聽到有蒙古軍隊入侵的流言,公主祈求噶瑪巴的幫助。 若佩多傑具足悲心,乃向悲智之源的觀音祈請,噶瑪巴說:「如果說我從未傷害有情眾生是真實的,那麼就讓軍隊不要入侵此地!」於是入侵的軍隊便自動撤離了。

  人民大喜,若佩多傑在該地居留三個月。當時人與人間,乃至人與動物間皆彌漫著一股慈愛的氣氛。噶瑪巴廣大的弘法事業和慈善工作引起部分人的嫉妒。他們陰謀計畫傷害 若佩多傑,但後來都未得逞。噶瑪巴在行營和在寺院中都過著同樣有規律的生活。由起床至上午九點,自己修法並做禪定。九點到中午為弟子授法,中午修大禮拜和行禪,整個下午修觀音法,兩晚間則研讀經典或撰寫法本,夜間修夢瑜珈。 若佩多傑是一位素食者。在財物上的供養並不很熱衷,但卻待別喜歡優秀的修行者。

  不論到任何處,他皆盡可能的為他福祉而努力,從造橋鋪路到傳授佛理教義無所不包。他的一生表現出一位真正菩薩的特質。並圓滿通達所有佛陀的法教。

  藏曆土猴年(西元1368年),蒙古人所建立的元朝被推翻,明朝開國君主明太祖發函給當時西藏各著名喇嘛,邀請大家到中國參訪。噶瑪巴也在受邀之列,但因為他無法前往,所以派遣了一支由學養豐富的喇嘛和比丘組成的特使團代表他前往中國。

示疾入滅

  在返回噶瑪貢寺的途中,當噶瑪巴要渡過商南宗河時,他遇見了第二世的夏瑪巴僧格,噶瑪巴認證了夏瑪祖古,並為他命名為卡秋旺波(注6)。在經過一段時間的遊化後,噶瑪巴返回噶瑪貢寺,在那兒,他間接地預示了自己將不久於人世。他說:「我並不會立刻圓寂,但若是在某個公鹿鳴叫的清淨地方生病而倒下時,請不要散置我的書籍!」在前往北方昌地之前,他指出荼毗需要的香木,因為北方可能沒有這類的木材,所以請準備足量的木材,並且和我一起北行。

  噶瑪巴遊歷至遠北的一座深山,旅途中廣傳佛教。在這座貧脊的山上,噶瑪巴紮營並且說:「一名好比丘的遺體應該在這座山頂火化,那麼中國的軍隊就不會入侵西藏了!」那時噶瑪巴 若佩多傑四十四歲。藏曆水豬年七月初四,若佩多傑出現了身體不適的徵兆。同月十五日晚,若佩多傑生病了。他雙眼凝視虛空,口誦普賢如來祈請文。他主持了一項法會,將他所有的書籍和各儀式所需的法器整理完備,並且告訴他的弟子這些物品必須好好保存,以供他未來誕生於娘當的轉世祖古所用。然後噶瑪巴繞著這些聖物來回踱步達五十五次之後,在即將日出時候涅盤。

  若佩多傑的遺體在山上火化,同時有許多瑞相示現:如彩虹、放光、花朵如雨般地降臨以及大地震動。他的門徒看見若佩多傑在空中,彩虹之中,騎在一頭獅子上,太陽、月亮和星星都在他的腳下。許多在西藏各地和他有因緣的弟子,此時都以各種不同的形相見到他。 若佩多傑的骨灰舍利被帶回楚布,起塔供奉。

  若佩多傑著名的弟子有:第二世夏瑪祖古夏瑪卡秋旺波、止貢卻吉嘉波、止貢洛擦哇。


  (注1)一位手持由花製成的弓箭的智慧空行母。
  (注2)對於經典的論注。
  (注3)一部對於寺院禮儀的論文。
  (注 4 )一種像鷹的鳥,它是蛇及毒物的吞食者。在印度眾神中,它是毗紐天的坐騎。
  (注 5 )當時宗喀巴約三歲半,他是文殊菩薩的化身,受到噶舉派,噶當派以及薩迦派相當大的影響。宗喀巴是改革的格魯派創始者。
  (注 6 )當時夏瑪卡秋旺波七歲。噶瑪巴教導他那洛六法以及大手印的全部教法。

最近修改時間 : 2024-07-13 15:2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