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殊菩薩的故事:三界火宅,化除熱惱得清涼(唐朝相國裴休對於得見文殊菩薩的開示)

5
點擊 5891
發表於 2019-02-04 21:41:35

文殊菩薩的故事:三界火宅,化除熱惱得清涼

(唐朝相國裴休對於得見文殊菩薩的開示)

文章出處:http://www.xuefo.net/nr/article53/526841.html

  唐朝有一位相國裴休,字公美,是河東人氏。他的學問極為淵博,通諸子百家之學,曾參學于黃檗禪師,復飽經圭峰禪師的教化,退隱以後,遂專志禪學,默契無生之理。

  據傳,裴相國于孩提時,曾遇到一位奇異的僧人,對他說道:「到清涼寺來,我會送你三顆舍利子,並有一封簡書要留給你。」

  那封信是用天竺文字寫的,沒有人懂得其中的意思,裴休就把它隨手放在竹筐子裡面。

  後來他長大成人了並做了官,參學于黃檗、圭峰兩位禪門大德,乃志心於佛道,對於世上的功名利碌看得很淡,而且時時想要脫離塵緣俗網。有一天,他在整理舊信的時候,無意間發現了當年這封舊書簡,於是就呈遞給了圭峰禪師。

  圭峰禪師令寺中的印度僧人翻譯為漢文,成一首偈。

  偈曰:「大士涉俗,小士真居,欲求佛道,豈離紅塵?

  裴休看了偈文,心中暗喜,原來志求佛道並不一定要絕棄塵累啊!於是他打消了拋棄功名的念頭,向道之心反而較從前更為熱切。

  他曾為圓覺經作序,提及:「血氣之屬必有知,凡有知者必同體。所謂真淨明妙,虛徹靈通,卓然而獨存者也。」從文字中,可知他的卓越見解與睿智。

  廣德年間,河東節度使李詵奉旨進謁五臺山請觀國師入京,李詵回到京城以後,裴休問他:「節度使!您奉了聖旨作清涼山之遊,此行快樂嗎?」

  「到處都是風沙,有什麼快樂可言的呢?我實在是受到禪家的虛誕不實拖累了啊!我聽說清涼山是聖者文殊大士駐錫之處,風火不侵,到了那兒,熱惱痛苦都會消除的。可是我五月間到達清涼山以後,猛烈的風沙飛揚著,暑熱撲身,使得我從僕的兒子患熱症死了,而山裡面的僧人們,又常常毆打諍訟,像這樣的過咎,真是數也數不清!哪裡像傳言中所說的那麼清涼無惱呢?」李詵答道。

  裴休馬上對他說:「錯了!您這番話錯了!您懷著熱惱的心,想入清涼之境,就好比披上了麻袋想要越過火堆一樣,怎會不燃火上身呢?須知所謂清涼的境界,不在外有,不離當下所處的地方,也不是任何外在之物所能遮擋得住的,非冷非熱,無形無礙,風吹不入,雨淋不濕,不是用眼可見、用耳可聽聞的。所以說,真正的清涼,劫火不能燒,毘嵐之風也不能壞,無熱復無災,就是清涼的境界。這實在不是分別思量所能契入的啊!而您持著『有』的心來到了清涼山,就好像蚊子去叮鐵牛,蒼蠅投入火堆,這不是很可悲的事嗎?

  聽了裴休用心良苦的一番說話以後,李詵問道:

  「那麼我還能在清涼山見到文殊菩薩嗎?

  「文殊就是大智,智慧廣大,能從生死煩惱此岸到達清涼涅盤彼岸,證得離心念的妙智,也只有離開一切妄念的智慧,才可契入文殊大士的境界。所謂大智光明,即是清涼不變,清涼不變,也是大智光明,並不是有兩樣不同的東西。您想文殊進入您的心:當離心意識,絕修證之路,不要以眼入,乃至不要以意入,要以無生入(有生即有滅、生滅是分別),無相入,無我入,無人入,無一人,無多人,無間入,無人入。這樣子契入,即使銀山鐵壁,都可穿透無礙,到了妄心去盡,求個人的人,也了不可得(已無個人的我執),到了這個地步,才知清涼本具,不是今天才契入的啊!

  李詵聽了以後,恍然大悟地說道:「現在聽了您這一番話,我心裡面頓時覺得清涼無比了哩。」於是辭謝而退。

  由此可見,一切境界,出於心造,源於心受。心境煩惱,便處於火宅之中;心境清涼,便生於佛國淨土。境隨心轉,環境就沒有一定的安危;若是心隨境轉,則人心浮動,環境便會混亂,便成三界火宅;若是人心安定,環境自然太平,那麼處處都能見到世外桃源。

  在此懺悔我身口意所犯的一切惡念惡言惡行;願分享此文的一切功德,皆悉回向給文章原作者及各位讀者;此文若有錯謬,我皆懺悔,若有功德,普皆回向,願共戒惡修善,廣積陰德,得大自在!

 

最近修改時間 : 2024-06-11 17:11:46